原创:说和做 / 吴福木

  • A+
所属分类:知识

点击蓝字“作伴结庐”,免费关注。

/ 图 :堆糖 / 文:吴福木

说和做,听上去很简单。关键是,如何说,如何做,说什么,做什么。说和做,能看出一个人的品位高低,甚至德行修为。大家常听到这样的话(大概是),有的人说了就做,有的人只说不做,有的人做了也不说,有的人不说也不做……这样的情形都能“对号入座”。比如最生活化的“请客”吧。有的人爱吃蹭饭,一叫就到(也爱打听),大言不惭,空许诺,未尝请一饭,嘴尖皮厚,要么索性不说(不说还倒好一些)。久而久之,人识其小伎,不再请之。无他,来而不往非礼也。有意思的是,不仅末流者有,名流也有,不知其“名”在何处。无“德”,“才”又算什么。说实话,请客虽俗,但你我都是世俗之人,也就免不了俗,——请客是不可避免的。我也经验这样的有趣的“无聊”。到我请时,就与妻言:“人家又请咱哩,不去不行,得给人家面子……”她自然高兴,“去吧,不去不好。”实际上是自己掏钱请人家……我往往是说了就做,有时也必先说而后做。“先说”的目的是促使自己去做,逼自己做。大型网络平台香落尘外总编湛蓝女士让我写“周末书评”,且每周一篇。这可是一个“压力山大”的活儿,必须看书读文章,必须写,而且质量高,受读者欢迎。我当即答应了她;已写十几篇。“坚持不易,写好更不易。为吴老师喝彩!”她这样留言。压力确有,但对自己是一个莫大的促进。但我更多的时候是做而不说。2017年11月,我为曹植诗社捐款600元。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妻子方知(不知她知者何方?)。她发火了(能不发火吗?),主要是我事先未告知她。去年春节疫情期间,我给老家捐款600元,以酬谢辛劳的父老乡亲。同样是600元,妻子却说:“这,很应该。”对学生成绩突出者,我会以不同的形式鼓励……付出虽不多,但那是我的一片心意。这,我也未曾提起。说与做要一致,要经得起考验。而有的人做得寥寥,要么胸无点墨,要么成绩平平,说起来却很“欢”,很艺术,自诩如何,把自己拿不到桌面上的那点东西放大不知多少倍……何时说,怎样做,都不是那么的随便。特别是大是大非面前,必须坚持原则,仗义执言,必须说,果敢说,做得精彩,做到极致。刚刚过去的中美高层战略对话,杨洁篪、王毅针锋相对,义正辞严,大长了中国人的威风。我写诗赞曰:“辛丑又逢起云烟,杨王解气九州酣。海雕霸道不复返,巨龙腾飞度关山。”(海雕,即白头海雕,美国国鸟。)说和做,就是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神妙,这样的舒服!

——2021年3月21日于教室

作者简介:
吴福木,山东东阿人,中共党员,高级教师。1986年参加工作。诗歌、散文、文学评论、教学论文均有涉及。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编辑:兰若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