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建军节特献:出海日记 / 田间小路

  • A+
所属分类:百科

/ 图:堆糖 / 文:田间小路

音乐

编者按:

经过去年的疫情、今年郑州的内涝灾害和东南沿海的台风袭击,开赴前线的,用血肉之躯铸成的堡垒,其间从来都不缺席人民子弟兵的身影。子弟兵,饱含着人民军队和老百姓之间同呼吸、共命运的鱼水深情。又一年八·一,读到一位曾经的海军军人的日记,耳畔响起苏小明那首抒情的歌曲《军港之夜》。我似乎看到海上归来的将士......

——结庐君

1993年4月11日 星期日 天气晴

趁节假日,持外出证上街进行出海补给。驻地镇海,巴掌大的地方,来此已近三年,后大街、钟楼、招宝山饭店、点将台、轮渡码头、沿江西路、车站路、汽渡口等这些地方,我是闭着眼都能说出在哪在哪。船上已准备了一个月的米油面和二十来天的菜,我的纯属个人补给,反正出海没什么胃口,只象征性地买点喜欢吃的饼干、话梅、水果类。因出海计划推迟了一星期,上次的个人补给已消耗殆尽,今日重新购置,盼明天能按时起航,早结束早轻松。

1993年4月12日 星期一 天气晴

中午12点,阳光明媚,万里晴空。“嘀,嘀,嘀,嘀——”,三短一长的铃声划破长空,码头上欢送的队伍立时敲响了锣鼓。班长带头,我们主机班八员大将迅速钻入机舱。班长姓吴,是个老兵,鄞县梅墟人,个子一米七三,偏瘦,高额头,皮肤黝黑。因地域关系,他对我颇照顾,对此我心存感激,干活亦格外卖力。之前有几个老兵私下议论他,说技术水平也就一般般,我不敢苟同,在我看来,这么多年一艘船的“心脏”部位交给他负责,并未见有什么差错,足见他的非凡。在班长示意下,我用钢叉打开海底冷却水阀,这个简单的活,始终是包给我的,当然我也乐意,有时一急忘了转动方向,我会遵循学过的右手螺旋定律进行操作。随后我站立在右机前等候指令。左机前操纵的是一位叫海春的同年兵,他江西老表,新兵训练那年我在三中队,他二中队。百年修得同船渡,我们两个平时相处还算融洽。但我心里清楚,和谐的表面下,往往暗流涌动,随时风云变幻。他抢着搞卫生,烧开水,就连去年进伙房班接受锻炼,他与我也是一前一后的,可见其用心,对此我亦坦然面对,允许公平竞争。我们大多数人是追求进步的,这个最正常不过,道理浅显,若最后两手空空回家,自然无颜面对江东父老了。同年兵一个班的还有个陕西人,他表现泛泛,就不提了。“两车进一!”车钟命令一声令下,我两手握紧轮柄,按顺时针方向转动,中间稍作停顿,听到气缸爆燃的声音后,再旋到一定位置放下手柄,手动调速器到规定时速。两台主机一启动,机舱内的轰鸣声震耳欲聋,硕大的柴油机,像两只卧着的巨兽,乖顺地听候着主人的旨意……我们顺利起航了。船缓缓地驶出甬江口,一路向北又向北,开始了黄海大陆架测区的征途。到达测区需要22个小时左右,我希望风平浪静,一路无恙。

1993年4月13日 星期二 天气晴

船昼夜航行,幸一路顺畅,平安到达测区。当然大海是无风三尺浪,但只要船不颠簸,我尚能扛得住。正午12点,船上了线,开始了拖拉机式的耕犁作业。这时正好轮到我主机值更,一更四小时,每更安排两人。我和小轨(副机电长)同一更。他领导干部,我小兵拉子,一切听他的。但机器设备我熟些,检查运转情况这点小事就由我来。小轨同乡,姓何,年长我几岁,方方正正的脸,眼睛炯炯有光。他刚毕业于武汉海工大,肩上扛得肩章仍是光板,得满一年后才换为一毛二(一杠两星)。他高中时居然与我一样读的也是文科,众所周知,考军校需要的是理科文化知识,之前我一直心生胆怯,提不起勇气去涉及。然他的励志故事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鞭策。我和他一同坐在逼仄的隔音室里,耳朵里塞着小电珠灯泡用来隔音,但外面机器的轰鸣声仍然透过缝隙钻了进来,嘈杂刺耳,以致于我们大多时候保持着沉默,偶尔有事交流非得喊破嗓门不可。

听说夜里要起风,我不免担忧起来,以前出海呕吐的样子在脑海里浮现开来。我真的很怕晕船,一晕什么都是一个“不”字:不吃,不喝,不言,不笑,更不想动。

1993年4月15日 星期四 天气晴

14日,15日,航行,航行。

海上的日子,搅乱了正常的作息规律。昨晚吃了夜餐后,彻夜难眠,躺在舱室一人宽的木板床上,像烙饼一样的翻来覆去,今天是强撑着起来下机舱值班。有人形容出海是“一身臭汗,两眼无神,三餐不思,四肢无力,五脏翻腾,六神无主,七上八下,九死一生,十(实)在难受”,细细琢磨,还真形象的。

1993年4月16日 星期五 天气晴

翘首伫立在碧绿的后甲板上,海之尽头一线水天,红彤彤的太阳正缓缓西坠,映得天边的云霞艳丽非凡。数只海鸥兴奋地盘旋飞翔,它们掠过船的桅杆,穿过色彩斑斓的云层,在波涛上翩翩起舞一番,又发出几声欢喜的尖叫,便飞向远方。我不由地想起了训练团的张自习区队长来,他最喜欢听的和唱的就是李玲玉的“问一声那海鸥,你飞来飞去有何求”这首歌。他的写字桌上有台收录机,每次从训练场上回来小憩,他都会打开来播放这首歌。我床铺就在他对面,耳濡目染下,对这首歌的印象也就特别深。此时触景生情,让人想起那火热的新兵训练生活,想起这位耿直的山东大汉。继而想到下老连队后我只给他写过一封信报平安,之后便失了音讯,心中不免惭愧万分。时间是刻薄的,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淡忘了彼此,不知道现在的他还好吗?还是不是一如往昔的意气飞扬?

今天船大多时间是在航行,偶尔停下来,专业人员从海底采集一点泥土作为样本,之后继续跑线。意外的是上午机舱内的一只润滑冷却器坏了,在剧烈摇晃中,班长指挥我们用滑轮起吊笨重的冷却器,拆开补漏,愣是奋战了三个小时才排除故障,待抢修完毕,我发觉自己已累成一滩泥了。

1993年4月17日星期六 天气晴

世上并无一帆风顺、完全平坦的道路。比如大海一向是不喜欢沉默的,它若在沉默,那只不过是假象,它在酝酿风暴,在积蓄力量,更大的咆哮必然在后头。果然,当我们还在庆幸大海这几天的平静时,今天它就开始按捺不住了。骚动,骚动,只有骚动才是大海永恒的主题。我估量着黄海是北海龙王的地盘,前些日大概有冷龙护住了锅底,因此我们都能如车迟国的羊力大仙一样相安无事,如今不知道是谁念动了咒语,冷龙大概已被北海龙王叫了去,没人护佑,这黄海像油锅一样顿时就开始滚烫了。瞧见大海翻滚起来,一朵朵的白浪像花朵一样绽开在蓝色的海面上。有经验的老同志告诉我们,一会大风浪就要来了,都做好准备吧。闻听此讯,我的胃有感应似地抽搐起来。不好,要晕船了。雨天偏逢屋漏,右机因故障封了一缸,速度降了下来,这下任务完成时间要拖延了。晚上浓雾笼罩海面,雷达又发生故障,抛锚至凌晨三点才排除。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1993年4月18日星期日天气晴

海上的日子实在不能算浪漫。什么海上日出与日落,什么彩云伴海鸥,大概是文人墨客休闲度假时的杰作吧。我只期待日子快快,早日归航靠码头。

1993年4月19日星期一 天气晴

海浪发作一天,我的公粮也随之交给大海了。好在没多久,大海停止了躁动。今天浪小,船不晃,人舒服许多。昨晚睡得极香,精神稍稍恢复。另外,主机似乎到了多事之秋,今天烧坏了配气轴承的橡胶。

1993年4月20日星期二天气晴

虽然已凌晨三点,但日记还坚持在记。值完班已午夜十二点,吃了夜宵后,又参加了主机的紧急抢修。因为准备睡觉,下机舱时太匆忙,衣着单薄了点,身上隐隐感到凉意袭来。又是整整三个钟头才收工,上舱室休息时已不胜困乏,匆匆收笔,赶紧睡觉。

1993年4月21日星期三 天气晴

早上抛锚,定点验潮,未轮到值班,我索性睡了整整一白天的觉,饿了就啃一块饼干继续睡,现在起来还是有点倦怠。

1993年4月22日星期四 天气阴

今天的涌浪又大起来了,虽非滔天,亦使船前后左右摇摆得厉害,像极一匹受刺激的烈马,把人颠得五脏六腑都快吐出来了。说心里话,我打小就对大海心心念念的,歌曲《大海啊故乡》《军港之夜》等,让我对大海充满向往。家乡的北面就是杭州湾,但骑自行车要三小时左右,我都没来得及去望一眼。高中时学校组织参观去北仑港,那天风大,天下着雨,从港口望过去,觉得这大海是混浊的,模糊不清的,与心里想的不一致。如今终于见识了真正的大海,它那醉人的蓝,摄人心魄的宽广,潮起潮落的壮观,都令人赞叹!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满沟渠?不知为何,大海动不动就会发怒,这脾气一上来,是非我等凡夫俗子所能忍受的,有时恨极要咒骂它一番,只是骂归骂,大海是不会听你半句唠叨的。不能忍受也得受呀,折腾得吃不下饭也得吃,不吃怎能有力气,不去忍受又怎能完成任务。见鬼,我要去吐一会了……

1993年4月23日星期五天气晴

船快空载了。库存的蔬菜烂得快,加上消耗,快没了。淡水从严控制使用,刷牙洗脸得用手摇泵摇水。连续十来天的航行,我感到精力像蚕抽丝一样一根根的快抽尽了。同舱室的叫文迪的慈溪战友抱怨说补给的香烟没了,有种弹尽粮绝又无后援的绝望感。今天他是见到谁都会问句:香烟有吗?行行好,支援一根吧。我见了心里发笑,幸好自己不是瘾君子。记得刚分配下船时也买过几次茶花、云烟等“孝敬”老同志,但自己即使跟着抽,到最后也没沾染上一点瘾。幸哉善哉!若学会了这劳什子,大概也像这位老乡一样可怜巴巴的了。加油,再坚持一下,坚持就是胜利!船上的小广播不停地宣传鼓动着。我知道,即使全船开始喝酱油汤,拿盐当菜,也要坚决完成剩下的工作任务的。

1993年4月24日星期六 天气晴

大海又作威作福了。船一会滑入谷底,一会抛向浪尖。波浪追逐着,争先恐后地挤上后甲板。有时海浪又像瞄准了般,看到有人从船舷走廊经过,便涌上来奋力一击,把人打得浑身湿透,才满意地向后急退。奇怪,今天的我却没感到怎么晕,大概是这些日晕够了自然而然产生了抗体。舱室里实在太臭了,呕吐味,柴油味,衣服未干透的酸腐味,可谓五味杂陈。白天我冒着被浪打的危险,踉跄着踱去后甲板透透新鲜空气。在后甲板的安全地带,我使劲地嗅着咸湿的空气,忽然看到远处的一艘小渔船,在浪尖上拼命挣扎。不对,这不是挣扎,这分明就是在搏斗,在这里,渺小与伟大,从来不是反义词,它们还原了生活的本来面貌。我目送着小渔船在涌浪的簇拥下,时隐时现,飘然西去。

1993年4月25日星期日天气晴

今天是航行的最后一天了,我居然兴奋地睡不着。我是留恋大海,想再与深蓝的大海为伍呢?还是盼望着靠上坚实的码头,完美地洗上一个澡,然后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我不知道,要问老天爷的,我归它管。

1993年4月26日星期一天气晴

归航,归航!目标:定海12号码头。全体人员站坡!当看到码头黑压压打着横幅迎接的人群,我的眼睛是湿润的。任务胜利结束了,接下来我要尽情享受停靠码头这些安稳的日子。船靠上码头后,冲洗,保养,然后是个人卫生,洗澡,洗衣,补休。待一切完毕,我拆阅了两封来信。读信的确是一种享受,是返航归来的战士们收到的最好礼物!

那时间,吴班长捧来一叠厚厚的报纸,是解放军报和人民海军报,我随手取了一份来读,班长说海军报上载有士兵报考军校的通知,并帮我找到了那份报纸。

明天又将开启新的航程……

作者简介:

田间小路,浙江余姚人,一条小路而已。

原创:小黑 / 田间小路
聆听:听一池蛙鸣 / 田间小路
田间小路 | 变与不变,莫忘向前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