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 | 湛蓝:安得广厦

  • A+
所属分类:知识

心 | 不 | 染 | 尘 尘 | 又 | 奈 | 何

文、图 / 湛蓝

主播 / 自在花开

小雪过后,发现露台上一大篮混搭养的多肉,头数无缘无故锐减,搁在桌旁石头上那盆铜钱草也三天两头被打翻,泥水洒了一地,脱水的浮萍恹恹地贴在地上。把盆子捡拾起来,靠在旁边的桌子脚下,还特意用手摇了摇,感觉妥妥的,再将铜钱草和浮萍捋回盆子。所幸铜钱草和浮萍都耐养,尤其浮萍,繁殖快,在飘浮群落中占绝对优势,重新掺水后,水面几天又泛起密密匝匝的绿意。

这一长段时间,我就这样与那个未知的肇事者对峙着,内心不是不纳闷。

转眼大雪至,忽而深冬。大江南北气温骤降,朋友圈皑皑的雪片漫天飞舞,我突然对老祖宗肃然起敬,农耕文化对于节令的反映,历经千百年的检验,颠扑不破。

那天夜里,在阵阵猫叫声中醒来。我翻了个身,裹紧被子欲继续睡,只听猫声又起。近处这只猫发出一声哀鸿般的鸣叫,这哀鸣刚落,远处另一只猫的叫声便起。从两只猫叫声比较,近处这只叫声嗲嗲的,像动情的女人,似有满腹爱而不得、欲罢不能交织的幽怨;远处那声声回应显得粗重。叫声此起彼落,一呼一应,如泣如诉,一声比一声凄切,一声比一声幽怨,在寒冷的深夜听来特别瘆人,杜鹃啼血也不过如此。香闺里冷落谁瞅问?好一个憔悴的凭栏“人”。

看情形,那两只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我摁亮台灯,起身走到窗前,重重拉开窗帘欲出声驱赶它们,猫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呼”地一下,窗下生物条件反射般窜出栏杆,消失在暗夜里。显然,生物受了窗帘轨道滑动的惊吓。

窗外,雨一粒粒降落,像骄傲的伞兵,驾着凛冽的东风,一路逍遥。我对着纱窗,直觉寒气逼人,赶紧回了被窝。

后半夜,辗转难眠。不久后,猫叫声再次响起,我不禁拥紧被衾,这次那叫声听起来充满卖火柴的小女孩在圣诞夜对温暖和美食的憧憬。

清早,我习惯性去露台看我的小园子,发现那盆猫薄荷倒在桌子上,铜钱草和浮萍再次撒了一地,而篮子里的多肉一头不剩,篮子里的土像被什么压过,紧致服帖。我蓦然回过神来,不知从什么时间开始,猫把我种多肉的篮子据为己有,当成了卧榻。我将篮子从桌子上移到地上,今夜,它不用高攀,便可安眠。此时,不知它去了哪儿。它夜里求偶的幽鸣此时又响在耳畔,如果我这花篮足够大,便可以庇檐下寒士俱欢颜。

02●

不如追风去

敢问,这天下又有多少寒士?

那天去高攀路办事,导航没及时更新,车行驶到神仙树巴国布衣总店前的立交桥下,突然没了路,于是下车去看个究竟。见立交桥下用红红绿绿的油纸打围起一些窝棚。窝棚外的绳索上几件土气的衣物在猎猎的风中飘舞。衣服下搁着几只装过涂料的白色塑料桶,几块木板搭起简陋的灶台,灶台上有碗盆,塑料筐装有菜。油漆桶里偶尔发出木柴燃烧的“哔哔啵啵”声。

这时,几个男人从我身边走过,头发乱蓬蓬的,有的像打了发胶怒发冲冠一样竖起,有的塌趴趴很没气质。身上穿着溅有泥水的帆布工装,裤腿卷得一边高一边低,露出半截瘦骨伶仃的脚踝,胶鞋的鞋面打湿了,颜色比较深,密布着泥水点点。其中一个男人看了一眼立交桥外密集的雨帘,显得不胜烦躁。他猛地吸完最后一口烟,捏碎了手里的烟头,扔在地上,边走边说:“这雨再不停,还开不了工,明天的伙食都没着落了。”说话间,他们已走向窝棚。桥下,穿橘红色环卫服的工人显得百无聊赖。也许家里老婆孩子还等着他们寄钱回去,而他们蜷缩在立交桥下为基本的温饱发愁。很难形容我当下的心情,难过,怜悯,体谅,然所有的心情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不论什么时代,只要有社会分工,必然存在分工不均等。

20岁那年冬天,我刚从学校出来,在川大水电学院附近的一栋两层民居暂住。我住二楼尽头最安静的那间房。房东把一楼租给小贩,二楼有三间住的人也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

住在中间那间屋子的女孩,一个周末的上午,来向我借梳子时,我们第一次聊天。她穿黑色高领毛衣,牛仔裤,肤色很白,身材很好,长得也漂亮。长发挽着(看上去有点油腻),颧骨和脸型都跟《花样年华》里的张曼玉差不多,说话语速快。她说在一家餐厅当领班,每天忙死,这房子没热水器,忙起来头都来不及洗。原来如此,之前每天晚上十点过听闻她回来,总打包很多食物,她们在房间喝酒吃饭的热闹鼓荡起深夜的食欲。正跟我聊着,她男友走过来,看着她手里拿的我的梳子,嫌弃地说:“你看人家梳子干干净净,人文文静静,哪像你,头发像油泡过一样。”她也不生气,还替她男友开脱,说他家境殷实,没吃过苦。

不如追风去

那是与邻居仅有的一次来往,虽然住在一栋楼,大家鲜少碰面。凌晨,只听闻摩托车“突突突”的马达声和人力三轮车轮圈摩擦的“几噶几噶”声响过之后,楼下便一片安静。雾气笼罩着城市,路灯的光穿不透晨昏的茫茫,一如邻里仅有的关系,看对方的世界一团雾。

我每天下楼去上班的时候,一楼的院子已经清风雅静。

傍晚我下班,吃饭,散步回来,楼下还是关门闭户,一派寂静。晚上,坐在窗前的木桌边阅读、写字。大约八九点钟,听见摩托车“突突突”的马达声和人力三轮车轮圈“几噶几噶”的摩擦声由远而近,直到熄火停在楼下。那时候,楼下才开始响起水龙头“哗哗哗”的洗菜声,案板上“笃笃笃”的切菜声,菜倒进油锅发出的“滋滋滋”声,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

尽管作息时间不同频,但我与他们没什么区别,暂时寄居于同一个屋檐下,呼吸着同样嘈杂的空气,对抗生活的艰辛。

父亲听闻我临时住的单间不如家里楼上小会客厅大,甚是心疼。让父母安心,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自己过得好。次年初夏,我换了工作便搬到玉林一个套一的房子。

20年后,再回首那段如猫一样寄居的日子,寥寥半生,我都无法对生命发狠。明明长着一颗拳头大小、柔软而鲜红的心脏,又何必非要让它膨胀、变得坚硬恪人呢?

如今,城市从二环建到五环,广厦千万间。虽然房价一路飙升,但安身立命任何时候都是人生的终极目标,因而,城市几乎把农村人全部拥进了怀抱。

有新的建筑崛起,便一定有住在活动工棚里的建筑工人,经年累月对抗着酷暑与严寒……

2020年12月16日于成都

往期链接:

“中原红木杯” 第二届浣花文学奖征文启事

湛蓝 | 大理记忆

湛蓝 | 大理记忆(续)

作者简介

湛蓝,爱独处,在袅袅茶香中享受自处的宁静。久居成都,骨子里透着这座城市一样的休闲气质。喜欢一个人的孤旅,在行走中追索对真我的认知。

主播简介

自在花开,上帝的女儿。愿用声音装点幸福生活,用心诵读美好人生。个人荔枝电台(FM834793)方寸之间。

香落尘外书斋——香落尘外平台团队

特邀顾问:乔延凤 桑恒昌

名誉总编:赵丽丽

总编:湛蓝

顾问:刘向东蒋新民李思德王智林张建华李国仁杨秀武 骥亮

总监:徐和生

总策划:崔加荣 策划:柳依依 暖在北方 胡迎春 尾子

主编:烟花 清欢

编辑:莲之爱 朱爱华 陈风华 风碎倒影 连云雷 朱晓燕

美编:无兮 ETA 张婷儿 鱼的记忆。

播音部:

主播:魏小裴自在花开 眉如远山 西西

投稿须知:[email protected],作品必须原创首发,请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平台赞赏费用即为稿费,其中70%归作者所有(赞赏低于十元和一周后的稿费不发放,维持平台基本运营)。香落尘外为数家纸刊选稿基地,优秀作品强力推介!

联系平台、领稿费请加微信号:lanerzou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平台

欢迎关注香落尘外

这是一个精致的生活平台

欢迎关注作伴结庐

爱我,点个赞,就这么简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