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春到东关山 / 张宏文

  • A+
所属分类:知识

点击蓝字“作伴结庐”,免费关注。

/ 图 :堆糖 / 文:张宏文

// 春到东关山
阳光斜照东墙,窗外花气袭人,小溪边柳色清新绿韵闪烁,雀鸟喳喳春光萌动……翻动手机微信时,看到了好古堂李瑞奎老师的一篇文章,是说玉虹乡万寿村一组(壁峰社区)人首“泰山石敢当”乔迁城厢三清观之事,因成绵高速(复线)即将开建,路线将穿万寿村而过,为保万寿村前千百年留下来的“泰山石敢当”雕像佛迹永存,村民故有将其乔迁城厢三清观之举。其中简介:“因清代万寿河畔建桥,民间祈福桥能万年长存,故将此桥命名万寿桥,此村亦得名万寿村。”又因玉虹乡万寿村地处城厢东关山一线丘陵,“关山”是称古代墓葬乱岗之地,从唐宋年间始,东关山一带历经许多朝代,其间战乱灾荒难免,自然埋骨无数。“关山”亦有阴魂不散,故有请“泰山石敢当”镇邪一说。吴世裕老师分析:“东关山疑为‘东棺山’更为确切”。毛研会青工委周后春秘书长解释:“东棺山之解正确。但疑民间忌讳‘棺’字,故以通假字‘关’替之。”所以,成都龙泉山脉延伸于浅丘的“东关山”就能说得通了。推窗望远,天晴气爽,阵阵春风拂面,淡绿柳色摇曳,甚是淸爽。突然心血来潮,正是正月里休闲之时,何不去“赵家渡”走走,陪夫人看望年近90高龄的丈母娘。说动就动,脱下冬装也甚觉舒坦适宜,便骑上电动车在阳光中出发了……出门抬头,绿廊红梅花色彩淡雅芬芳,玉兰花开,片片花瓣如雨,弥漫着幽香阵阵,街道两边的小叶榕,墨绿幽幽中亦透出几许香馨,小区绿化墙上红杜鹃花灿烂盛开,在阳光沐浴下,人们正沉浸在过年喜庆的的愉悦中。过城厢东门,毛家河堤竹林盘幽深,几株垂柳嫩绿,于微风中丝绦轻摇,荡起小溪水微微涟漪,河畔李子开花了,满树雪白,朵朵怒放,几只铜嘴雀“吱吱??”上下跳跃,轻轻抖落一地花瓣;人行道斑马线,红绿灯闪烁,Q2路客车横穿炒油六车道拐向西行,街边排排苍绿天竹桂随风轻摇,转角处海棠花红,李花雪白春风艳丽扑面??大道宽敞,毛家河喜庆,一家家“农家乐”、“餐馆、酒楼”已经开业,门前高高悬挂着鲜艳喜庆的红灯笼,人们请客送礼,依然沉浸在春节传统的欢乐中;那些穿红戴绿的人们正忙着拜年,男孩子们在农家乐彩虹门前燃放烟花爆竹,小礼花蓝箭“嗖??”的一声射向天空,“噼啪??”炸响,小女孩手捂耳朵兴奋地大声尖叫??东关山酒楼前,一辆辆轿车接踵而至,刚刚停稳,一群人喜气洋洋迎上前来,送礼拜年者趋前递上大红礼包,手拿红纸包裹着的礼品和大红公鸡,口中直呼:“家公家婆、舅舅舅母、表兄表妹新年快乐!”两鬓斑白夫妇和中年男女老幼,趋前迎接,双手接过礼品,喜笑颜开地说:“快请进屋,不要客气,大家新年同乐!”然后纷纷进入酒楼,按辈份依次落座,酒楼外,一串串鞭炮声炸响了新春的祝福??沿东关山炒油大道上行,路边农家张灯结彩,门前春联喜庆,串串红灯笼高挂门楣,家里来客人了,家主正在杀鸡,只见白发老者从笼中抓住一只大红公鸡,将翅膀交左手握住,右手捉住“咯咯??”惊叫的鸡头,把鸡冠压下两指抓紧鸡喉,右手锋利雪亮尖刀,刀口在鸡脖子处一抹,右手放下尖刀,捉鸡头拉向瓷碗,瞬间鸡血汩汨涌出,待血流尽,将鸡头顺手夹在翅膀间,丢在石台上仼鸡板命,然后提来开水??一群半大孩子们,接过大人们发给的红票票压岁钱,欢乐无比,然后在院坝边去燃放烟花爆竹,尖叫声中,“噼啪……”声声不绝于耳。农家房前屋后的围墙上,爬满了绿色苍翠的忍冬藤(金银花),树树李花雪白灿烂,几株红梅点点,坡上坡下灌木丛丛,光秃秃小树枝初绽新芽,微风拂来,阵阵春风阳光扑面??车流如织的东关山大道上,红绿灯闪闪,斑马线人来人往。中间绿化带上,各种色彩鲜艳的树树梅花,正轰轰烈烈开放。大道右边,一条水泥路倾斜向下,记忆中,这条单车道左弯右拐一路下去,数里路外,就到了毗河边上的“女儿渡”,传说女儿渡很久以前,有个船夫常年摆渡,船夫的美丽女儿常替老父摆渡,她心地善良。一次正遇涨水,有个女人背着孩子上船,一不小心从船头上跌进毗河,摆渡女儿一见,奋不顾身跳进毗河水中,浪涛中救起了女人和孩子,被救女人感恩,让孩子拜摆渡女为干妈。从此,毗河边过渡人都称这渡口:“女儿渡”。去女儿渡的路边,今天却突然多了块大红广告牌:“江枫渔火”。停车望去,果然坡下不远处,好大一个堰塘色彩醒目,堰塘周围,各种绿色树木环抱,此时正是李花海棠盛开的时节,满目雪白粉红的世界,周边小块小块的油菜花黄灿灿鲜艳,海棠花红得醉人,月季花朵朵奇葩,点缀其间的郁金香,红黄争艳。农家乐正是以“江枫渔火”为名,这不由让人从心底泛起那首唐诗:“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我赞叹这家老板有文化,居然用唐诗美词命名农家乐,这得勾起多少游人的乡愁;果然这“农家乐”中人头涌动,堰塘边春游踏青垂钓者众,阳光下,赏花度假悠闲地享受着这份初春的美好时光。我在这春暖花开的时节,又一次路过东关山,领略了春到东关山的美妙风光,看到东关山一路的安置小区和高低错落的电梯公寓,衣着鲜艳进进出出的人们,正是“走人户,拜新年”的传统文化时节,各种轿车进出频繁,小区外的多家超市、商店、酒店、饭庄、农家乐火爆异常,火锅店、柴火鸡、张飞牛肉等各种美味??,层出不穷,各家门前、院坝停满了小车,还有那些邀约前来这里踏春的“同学聚会、战友相聚、家人团年、女儿回门”宴请??等等名目的人们,络绎不绝,总之,传统春节,正是这些餐饮娱乐赚钱的最佳时机。一路顺风地到了赵家渡(金堂),在亲戚朋友家中,哪家不是餐桌上堆积着腊肉、香肠、干鸡、鲜鱼、囟味??,让你吃都吃不过来。如今人民生活富裕了,谁也不在乎进餐馆聚会那几个钱,要的就是那种潇洒的感觉。城市农村一体化,只要听说何处有好玩的风景,哪里有好吃的美味,网络上一百度,导航中,小轿车一阵风就到了。回想起以前,也曾无数次路过东关山,朋友们或相约一起钓鱼,或踏青赏花,中午歇脚小茶馆,也就几分钱泡上一碗茶,再买些干饼子,切一碟猪脑壳,点一盏花生胡豆,再喊:“老板,每人整二两苕干白酒来。”然后天南海北地闲侃,然后再醉醺醺地打着饱嗝,打道回府,就这样,心里也会感到巴适和安逸好久……在正月的春天里,今天又过东关山,看到人们在餐馆里点菜享受的内容,就已经是天堂的感觉了??

——2021.2.21.正月初十日记

作者简介:
张宏文,男,籍贯金堂,生于50年代。下过乡,当过兵,退伍进成钢当工人,84年参加青白江文讲所学习,写作至今。现在退休,住青白江,青白江清白诗歌沙龙成员,青白江作协会员,四川散文学会会员。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编辑:兰若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