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专栏 | 崔加荣 | 错觉(上)

  • A+
所属分类:知识

点击蓝字“香落尘外”,免费关注。

错 觉

文:崔加荣 / 图源:网络

- 音乐 -

(一)

进入五月,广东不见一点夏天的影子,一场冷气流跟着一场雨,凉爽如秋。在雨水的滋润下,路边的野草疯长,一簇簇高过车轮胎。

几天来,受香港台风天气影响,长江船务公司很少业务,连平时铃声四起的业务部也很少电话。苏红坐在电脑前,百无聊赖地擦着指甲,想着下班去哪里修指甲。指甲上的桃花线条已经开始脱落,却没有像老板娘说的那样给她带来桃花运。反而连老王也很少联系她了。

认识老王,其实很偶然,两年前的一个星期六,妈妈又打电话来唠叨了半天,无非又是岁月不饶人呀赶快找男朋友。挂了电话,苏红心乱如麻,就在网上聊天室发牢骚,说结婚就是为了解决家人唠叨。网上的老王就不同意了,说结婚能使自己有一个归宿感,婚后有烦恼时,可以跟好友聊聊玩玩,等烦恼消了,仍然是安心日子。再说,哪怕对双方真的没了激情,也可以在婚外拥有一个红颜知己。苏红说和没有共鸣的人结了婚,心里也难受。双方你一言我一语,聊到夜里两点多才下线,次日又聊到大半夜。几个星期后,她和老王就成了很好的网友。

老王全名叫王立民,是辽宁葫芦岛人,乘着改革春风,92年南下深圳,当时才二十九岁的他,凭着东北人的胆识和魄力,很快在一家港资制衣厂站稳了脚。凭着一张大专文凭,在短短的5年时间里,他就爬上一家投资公司副总经理的位置,又把爱人小玉也接过来,介绍到客户的船务公司做总经理助理。老王夫妻俩都比较时尚,虽无心做丁克一族,但也不想太早生孩子。想趁着年轻,好好享受二人世界。每到周末,俩人就去小梅沙海滩,租一个帐篷面朝大海,听涛赏月,这可是很多人心中期盼的生活。

生活质量提高的同时,老王也越来越忙,经常半夜三更不回家,甚至一连几天不见人影。小玉打电话来,他总是听完事情就匆匆挂线,无暇闲聊。

这种忙并快乐着的日子一直持续到02年的夏天,老王的家里便出事了。小玉经常陪客户出入夜场,不小心沾上了毒品,等老王发现时,毒瘾已经无法自拔,家里的钱也被她消耗殆尽,还借了公司老总5万多块。老王有些气急败坏,赶快找一家戒毒所,准备把小玉送进去。

下班回到家里,老王见小玉的包扔在沙发上,洗手间里亮着灯,小玉又去厕所吸毒。他狠狠地把包扔到地上,小玉的手机从包里掉出来。老王把手机捡起来,顺便看了一眼,一封未读信息引起他的注意,打开一看,老王的脸一下子就变了形,扔掉尚未点燃的烟,跑了出去。

信息是金海公司王总发来的:“明天中午11:30,玉兰酒店803见,你再陪我一个月,我把你借的钱都免了。”

老王选择了离婚,然后把小玉送到戒毒所,每星期仍然会去看她。他自己也辞了职,跟客户合伙开了一家船务公司,专门挖金海公司的人才和客户资源。凭着他多年积累的外资公司经验和客户关系,公司很快就初具规模。

认识苏红后,苏红又介绍了两家大客户给他,每个月都有二十多个柜出口。他由衷感激苏红,几乎每周见面两三次,找地方喝喝酒或者去看海,外人看来也是一对情侣,但是他们彼此都心照不宣,谁也没有提过家庭。

有时候苏红也会抱着老王大哭一场,可她心里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无法进一步接受老王。特别是老王每周都去戒毒所这件事,令她如鲠在喉。其实,在她认识的男人中,老王是最优秀的,经济条件好,高大威猛,性格豪爽。苏红的妈妈知道老王后,劝她要抓紧,小心被别人抢走了,这样条件的人难遇难求,最主要人家对她还很好。苏红经常彻夜思来想去,却下不了决心接受老王。自己也说不出准确的理由,只是心里总是缺少一种触动和激情。

“苏红,厦星公司打电话来说他们的货柜漏水,货被打湿了,你跟小马一起去看看。” 苏红正沉浸于自己的美甲计划,营业部的赵经理风风火火地来到苏红面前。

苏红连忙盖起自己的指甲,站了起来说:“什么时候去?”

“就现在,他们被日本客户投诉,火着呢!快去看看。从罗湖坐火车去,下午四点的票。”

苏红赶紧收拾好台面,到洗手间梳理一下,然后去拖车部找小马,还没到门口,就听到小马吊高了嗓门在叫嚷:“我怎么这么倒霉!刚接手这家客户,就摊上货柜进水,以后还怎么做啊?”

一旁的同事打趣说:“是水进入货柜,不是货柜掉入水里,已经很幸运的啦!哪一年不得有几单啊?”

苏红推开门,说道:“马公子,别怨气冲天的啦!我去一楼休息室等你。”

说完,没等小马回应,一个人下楼去了。

坐上公司的夏利车,苏红就开始晕车,捂着嘴抱怨:“公司也真是的,放着好好的别克车不让我们用,又给我们用这老掉牙的破夏利!”

小马立刻就接了话说:“烦也没用的啦!这世界哪有公平可言,忍一忍吧!”

“你也买部豪车让我们沾沾光嘛!”

“不是我不努力,在这里做根本没有机会,如果我有五百万,我肯定做得比他们还成功。”

“到啦!大佬!”车子到了罗湖火车站,苏红提醒他下车,一起去找列车。

到了广州火车站,他们乘出租车兜兜转转找到客户的工厂,首先检查了进水货柜,里面装的是从日本进口的电子元件,打湿了六七箱。苏红点了数量,拍了照,跟负责人商议处理方法。

“这批货我们明天要装机,后天早上要出货给拉斯维加斯。现在坏了这么多,车间停产的损失不说,客户的索赔会是很大一笔钱。”

苏红连忙道歉不停:“真是不好意思!我们会尽快调查原因,第一时间给你们报告。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挽回损失,需要我们做什么请尽管吩咐。”

“等一下吧,我们正在向兄弟单位借货。”负责人说完就出了会议室。

苏红她们只好等着。

一直等到近六点,负责人才进来说:“现在没有结果,你们明天早上再来一下吧。”

听此言,苏红打电话回去请示,公司指示俩人住广州待命,随时配合客户。

出了客户工厂,俩人找一家安静的小酒店住了下来。简单晚餐后,还不到八点,小马就提议去逛商店。名牌云集的大型商业区,是苏红喜欢的地方。尽管收入并不高,可她喜欢把自己置身于高档时尚的商场里,和大多有钱人一起感受上层人的氛围,仿佛自己的身份和修养也提高很多。其实她并没有买很多名贵的服饰用品,但是和同事在一起,她总感觉自己时尚、高雅,尽管她也说不清自己哪里高雅,这无形中令她和同事拉开了距离,同事也对她这种清高也表示不屑。

“你累不?我们去喝点东西吧?”苏红正在看着一双天蓝色凉鞋,小马略有疲惫问道。

“怎么?累啦?我就说男人是一定逛不过女人的,好吧,你请我吧。”

双双进入一间小清吧,刚一落座,小马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我喝啤酒,你呢?要不一起喝点啤酒?”

“我很少喝酒的。”

“没关系嘛!陪我喝一杯,我一个人喝多没意思。”

苏红也能喝点酒,但是出于安全考虑她尽量不喝,只是偶尔喝点酒解闷。特别是这几天,工作不忙,朋友又没有电话来,自己闲着老是想东想西,晚上彻夜无眠。小马这一提议,她觉得又没外人,就说:“好,喝就喝。”

小马是公司资格最老的业务员,也为公司接了几单大生意。他的性格耿直,说话很有道理,没人能驳倒,但是大家总是无法接受他。可能是他家庭条件好,养成了桀骜不驯的习惯。苏红和他却很投缘,虽然只是一般同事,算不上要好的朋友,人生观和价值观出奇地一致,对一些事情的看法也是英雄所见略同。苏红有时候也看不惯小马盛气凌人的口气,但是在她眼里很多同事都很俗气,就小马还算有点气质,穿着又很讲究,从不像一些同事那样,花几十块钱买一身耐克穿在身上,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假货。

“来!干一杯!忘掉今天的委屈。”啤酒一上来,小马就倒满了两杯。

“干杯!我慢慢喝,你干了。”苏红和他碰了杯。

“哎,苏红,你应该能喝酒的,再推脱就是装的哈!”

“"哪里啊!我很少喝的,只是应酬时喝一点,有时候烦了也喝一点。”

“你有啥烦恼嘛!上司看得重,工资涨得快,人又漂亮,很多靓仔追的嘛!”

“哪里有人追嘛?”

“其实你别太高要求了,哪有十全十美的人。”

“怎么都觉得我在挑剔?总得找个自己有点感觉的吧?还有,起码结婚后不能饿肚子吧?哪象你,大把靓女追。”

“我哪里有!”

“来,为单身干杯!”

干了杯,苏红拿了空酒瓶摇了摇说:“没有了,差不多了吧?”

“再拿,还早呢!”小马正喝到兴头上,不肯罢休,又叫了两瓶。

一直喝到十点多,苏红脸上有点烫,身子有些飘逸,这种感觉她从未有过,她今天才知道原来喝酒这么舒服。小马也开始舌头硬了:“随便找个人,还不如一个人过日子好,其实他们眼光都不行,你不用担心。”

苏红看了看表,觉得该回去休息了,拿了杯子和小马碰了:“干完这杯,该休息了,埋单吧。”

小马一看苏红要埋单,马上急了:“我来我来,怎么也轮不到你埋单啊!跟你喝喝酒我就很开心了。”

“怎么这样说呢?”

“苏红,你不知道,我真的觉得和你谈得来,其它人都太俗了。”

“你喝多了吧?”

“没有,我觉得你很好,我一直喜欢你,喜欢跟你一起聊聊,不介意吧?”

小马的话把苏红吓了一跳,平时,他感觉到小马对自己有一点意思,他今天当面说出来,俩人一下子尴尬起来。苏红赶忙叫小马埋了单,拿上包就要走。一看苏红真的要走,小马顾不上找零钱,转身追了出去。

回到酒店,苏红的脸滚烫。她洗了澡,坐在床上看电视。

小马的话使她有点惊讶,又有点开心。妈妈打电话来唠叨后,她会把身边的男人都过滤一遍,小马是一个正直的人,写得一手好书法,吉他弹得娴熟,眼光和穿着也很潮流。平时出去喝喝咖啡,听听歌,很懂得享受生活,属于时尚懂生活的男人。但是他从不考虑未来的日子,工资不低却是月光族。跟他结婚后能否过好日子,苏红心里没底。老王的条件比小马好得多,他是一个善于积累的人,跟他结了婚根本不用操心生活问题。可是,他不懂浪漫,工作仿佛就是他的全部。喜欢浪漫时尚的苏红,在老王身上找不到感情的冲动。特别一想到老王去看他的前妻,苏红就觉得心里没有把握,担心结婚后自己是否会介意,也担心自己是否会红杏出墙。她知道自己是一个有点不安分的人,对婚姻有着美好的憧憬,希望能有一个虽不富裕但也衣食无忧的家庭,有一个顾家但又不失浪漫的老公,时不时给她送束花或者送一套时尚内衣,在床第之欢上能给她充分的满足感和新鲜感。

苏红胡思乱想着,小马性感帅气的身影和老王宽阔雄壮的肩膀在她脑子里交织着,加上酒精的作用,她的脸上开始有点热辣辣的,身上有种从未有过的冲动。

突然,小马开门走了进来,她猛地一惊,喝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没等她说完,小马已经来到床前,一把抱住她,整个身子压了上来。她在小马怀里挣扎着,身体里有一股热流往头上涌。小马双臂紧紧箍住她的肩膀,使她无法动弹。随着小马的手在她身上游弋,她的脑袋迅速膨胀,身体开始发软。小马迅速褪去她的上衣,手一下子触到了她的胸部,慢慢向下滑去。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冲动和愉悦,身体颤抖着,双手紧紧抱着小马。就在小马的手开始拉她的裤链时,她突然一下子清醒了,猛地推开小马,一骨碌坐了起来。

房间里的电视还在开着,哪里有小马的影子!她意识到自己胡思乱想,做了个梦。梦里的快感令她的脸发烫,她捋了捋头发,下床洗了脸,关了电视,钻进被窝睡了。

第二天早上来到餐厅,小马正在吃早餐。她拘谨地打了招呼,在对面坐了。小马有点尴尬地说:“昨晚不好意思!喝多了。”

“没事。”苏红也更加不好意思。

吃了早餐,俩人匆匆赶往客户工厂,被通知客户已经借到材料,恢复了生产。他们再次道了歉,承诺以后不再发生类似事情,才赶回火车站。

(二)

转眼又到了周末,五点半一过,总经理助理于娟就跑过来约苏红:“靓女!走啦,去湘满楼打一餐。”

“我还有一份提单传过来,今天要传真日本的。”

“日本早下班啦,大姐!明天一早传真也是一样的,走走。”

“哎呀你别拉了,我也要关电脑啊!”说完,苏红关了电脑,跟了于娟出去。

“就我们两个啊!怎么点菜呀?”

“那… ...去叫上小马吧。”

苏红一听叫小马,感觉有点别扭。但于娟已经跑去拖车部了。刚好赵经理从外面回来,看到苏红在办公楼门口,就打趣道:“又去约会啊?”

“是啊!等娟儿呢!你又不约我。”

“我想约啊!可是怕别人误会呀!我老约你,别人不敢追你了。你就不怕成为剩女?”

“哎哎哎!别太自信了好不好?”苏红笑着回敬赵经理。

于娟回来,马上接了赵经理的话:“老大你瞎着什么急,俺们苏红那么漂亮,那么年轻,谁剩她都不会剩。”

“人家小红去约会,你怎么跟着做灯泡啊?”

“我也要一起去找靓仔呀!不然怎么嫁啊?你又不介绍一个给我。”

“好啊,帮你物色一个,包你满意。”

“哈!这么自信!什么样的人啊?”

“条件很好的,车子,房子,票子什么都有,连妻子孩子都有,只有两样没有。”

“哪两样啊?”

“头发和牙齿没有!”

“老大你的段子又来了!不跟你瞎掰了,拜拜!”

两个人跑出了办公楼,苏红才问:“你叫的人呢?”

于娟这才说:“他没时间,不去。”

“真没面子!”

“叫上阿娴?”

“好啊!你给她电话,快点!”

苏红就打电话叫了阿娴。

阿娴是会计部的出纳,标准的广西女孩子,属于按部就班生活的人,才二十四岁就开始紧张,找了外联部的余洋做男朋友。余洋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工作勤恳,会攒钱。阿娴只读了中专,虽然还算漂亮,但老觉得自己条件不突出,没有自信。跟余洋接触过几次,感觉还算好,彼此有点感觉,于是就定下心来和余洋好。余洋也觉得自己是农村人,在基层做维修员,能追到阿娴这样的白领靓妹,算是高攀。两个人各自心里打着算盘,很快就亲密起来,半年后在外面租了房子,过起二人世界的生活。

“不好意思,久等了,走吧!”阿娴一到,就一手拉起一个向外走,永远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点菜的时候,苏红没看菜单就叫:“还要霸王鸭。要大辣的。”

于娟一听就喊上了:“你真不怕嫁不掉啊?我看吃仙丹都无法治你的脸了,每次还非吃超辣不可!”

“我才不怕呢!很多人不吃辣椒还不是一样长痘痘。问题不在于辣椒,保证睡眠最重要,像你整天想老公想到半夜不睡觉,不长痘才怪呢!”

“去你的!我要点小炒肉,再来个鱼头吧。”于娟边说边修指甲。

阿娴则点了雪里红和甜酒豆腐芦荟羹。她知道芦荟是很好的美容食品,余洋喜欢自己白皙的皮肤,所以她很注意保养。她想在婚后保持有一张光洁漂亮的脸,让老公拿得出手,不给老公红杏出墙的借口,也不给第三者机会。男人说不花心,只是诱惑还不够大,看着自己的老婆三十多点就容颜已去,遇到漂亮水灵的女人不动心是不可能的。只是有的男人比较冷静,不想给自己和家庭带来麻烦,所以不会随便沾花惹草。

菜一上来,于娟就迫不及待把芦荟端来吃,苏红就去抢碗:“你自己点的菜不吃,怎么先抢别人的呢?”

于娟抱着碗不依不饶:“我怕嫁不出去啊!”

“哎,说真的,老总认识的人多,你怎么不让他给你介绍一个啊?”

“我也想啊!但是总不能自己找老板说,我嫁不出去了,你赶快给我介绍一个老公吧?我倒可以要他给你介绍一个!”

“我才不急呢!本姑娘二十五岁正当年,还想多玩几年呢!还有很多年,还怕找不到啊!不能随便找个男人就嫁,起码要自己称心的。”

苏红说的是真心话,自己虽然不算很漂亮,但她对自己的身材和皮肤都很满意,自信很有女人味儿,一定要找个自己喜欢并且喜欢自己的男人。才二十五岁,再挑几年也不至于找不到人嫁,也有几个人追自己,想嫁人随时答应就行了。

三个人正吃着,张总打电话来找于娟,晚上海关的女科长要去唱歌,要找她们作陪。听口气是难以推托,三个人只好匆匆埋了单,叫公司的车来接。

到了酒店,张总带着业务部的人已经到场。这是一间面积不大但很整洁的娱乐房,清一色原色胡桃木装修,细脚的檀香色茶几古朴简约,五十寸液晶电视镶在红木方格的柜子里,看起来不像夜总会的房间,倒像是一间茶馆。

苏红以前从没有去过夜总会,她觉得自己传统保守,不想去那种花天酒地的夜场。偶尔和几个朋友一起去唱歌,都是去量贩店歌厅。她觉得这里和她想象中的夜总会不一样,全然没有她想象中的夜总会那种闹哄哄的杂乱感觉。

苏红正想着,进来两男一女。男的一个穿着正装西服打着领带,一进来就迎上去和张总打趣,另一个穿着短袖T恤,肚子微微突起,看起来像农村干部。女的穿白色衬衣,配酒红色窄条纹束腰西服,下身穿黑色七分休闲裤,衣着朴素,但让人一看就觉着不俗。张总指着穿T恤的男人依次给大家介绍:“这位是金岸公司的李总,我们的财神爷,这位是金岸公司的刘总,这位是海关的廖科长,女中豪杰。”

大家一一握了手,依次坐下。赵经理给每人递了红酒,打了个手势给张总。张总端起酒杯站起来:“非常感谢廖科长赏光,上次那单事真的非常感谢,不是廖科长帮忙我和李总都得赔死。”

“不要这么说,能帮的一定会帮的,怎么说也不能让李总骂我啊!企业也不容易。”

“感谢感谢!来,我和刘总敬你一杯。”

三个人喝了两轮,才轮到苏红向客人敬酒,张总叫苏红端了酒说:“苏红,来坐过来,敬廖科长一杯。”

苏红想说自己不能喝,可看到张总那殷勤的样子,知道这女科长的分量,便过去敬了酒,帮他们点歌,倒酒。刘总好像故意刁难她,一会儿来找她喝酒,一会儿找她唱歌,她是不会应酬的人,又不好意思唱歌,感觉浑身不自在,于是找了借口,躲去洗手间。倒是于娟左右逢源,到处碰杯,最后一杯酒也没喝完。廖科长唱到不熟的歌,于娟就帮着唱,很快和廖科长打成一片。

苏红从厕所回来,在角落里坐下来。屏幕上出现《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刘总马上拉了张总一起唱,大家一边鼓掌一边看廖科长玩骰盅。

苏红突然发现一个问题:金岸的李总整晚连一首歌都没唱,除了和张总聊天,就是喝酒,甚至有时候一个人在喝酒。苏红不明就里,不时用眼瞄着他,看着李总左手夹着烟,右手捏着酒杯,一副自我陶醉的样子,看着其它人推杯把盏吆五喝六。苏红突然有了和李总喝酒的冲动。她倒了半杯酒,走到李总面前:“李总,我敬你一杯!”

“好,我们喝一杯。”李总说完,两个人一饮而尽。

李总问苏红:“苏小姐肯定很能喝吧?张总手下无弱兵。”

“哪里,我不怎么会喝酒。”苏红感觉脸有点热热的。

“我也敬你一杯,祝你更加漂亮!”李总和苏红碰了杯,先干为敬。苏红不好推托,也喝了一杯。

李总又问她:“你怎么不唱歌啊?”

苏红喏喏地说:“我不怎么会唱。“

李总有点不依不饶:“不要不好意思,又不是演出,只是娱乐一下嘛!”

“唱得差,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们帮你一起唱。”

于是苏红点了王菲的《但愿人长久》,拿着话筒在座位上等播放,李总拿起另一支话筒,叫苏红站到前面舞台上去唱:“站起来唱嘛,这样放得开声音才会够大。”

说完,拉了苏红一起走到前面唱,开始苏红有点紧张,小声地慢慢唱,随着音乐的高潮迭起,她渐渐进入了状态,深情地把这首歌演唱得淋漓尽致。

一曲终了,李总使劲地鼓着掌:“厉害嘛!还说唱不好?堪比王菲有过之而无不及。”

“李总别取笑我了,你也唱歌嘛,一晚上不见你唱歌。”

“我不怎么会唱歌。”

李总正说他不会唱歌,旁边的张总马上接了话茬:“苏红别听他瞎扯,李总是有名的歌王。苏红你点他唱。”

苏红趁势就问:“李总喜欢唱什么歌呢?”

“你别管他,你点什么他唱什么,哪有他不会的。”

苏红就点了《雍正王朝》,李总唱得抑扬顿挫,有声有色。张总又点了给苏红唱,李总在一旁和着。两个人来回唱了十几首歌,借着酒劲儿,苏红就有点陶醉了,她沉浸于自己的歌声里,也沉浸于李总浑厚嘹亮的歌声里。廖科长见时间已晚,就说要散场。张总埋了单,跟李总道了别,带着苏红三个人回去。

第二天,苏红睡了整整一天,傍晚被电话吵醒了,她才起床。一看有短信,是李总发来的,说昨晚辛苦了,谢谢,有时间再去唱歌。苏红的心里热乎乎的,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挺细心。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崔加荣,男,1973年出生于河南省沈丘县,现居住惠州。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协会员,园洲诗词协会常务副会长,《微小说》杂志执行主编,在《中国文艺家》《神州》《奔流》《西南商报》《华西都市报》等报刊发表作品上百篇,著有小说集《又见槐花开》和诗集《花开四季》、《在路上》等。

香落尘外书斋——香落尘外平台团队

总编:湛蓝

名誉总编:赵丽丽

总编助理:无兮 特邀顾问:乔延凤 桑恒昌

顾问:刘向东蒋新民李思德王智林张建华李国仁杨秀武 骥亮

策划部:

总策划:崔加荣 策划:白晓辉

主编:烟花 编辑:莲之爱 朱爱华

美编:无兮 ETA 玉丽

编辑部:

总监:徐和生 主编:清欢

编辑:风碎倒影 连云雷

播音部:

部长:魏小裴

主播:自在花开 过往云烟 眉如远山 西西

欢迎投稿香落:[email protected],作品必须原创首发,请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平台赞赏费用即为稿费,其中70%归作者所有(赞赏低于十元和一周后的稿费不发放,维持平台基本运营)。

联系平台、领稿费请加微信号:lanerzou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平台

欢迎关注香落尘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