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新民 | 尽孝要趁早

  • A+
所属分类:百科

点击题目下方“作伴结庐”关注我们,与你不见不散。

本文已授权本平台发布

尽孝要趁早

人常说,百善孝为先,做儿要尽孝,尽孝要趁早。前不久,发生在父亲身上的一件事,让我对“尽孝”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理解和感受。

那天,长期独自一个人生活在老家,已是七十三岁的老父亲,去院子里收衣服时,不小心被门槛绊脚,重重地跌倒在水泥地上。当时额头和胳膊摔破,浑身是血,右腿膑骨骨折,疼得父亲几乎昏过去。清醒之后,他强忍着疼痛,几乎是连爬带滚地挪到房间,找到手机赶紧告知了哥哥嫂子。他们分别从西安等地火速赶回,将父亲送往医院救治。

医院检查后确定,父亲必须做腿部手术并住院恢复一段时间,也就是说需要有人全程陪护。面对这种情况,哥哥、嫂子、姐姐、姐夫都面露难色,虽然没说出口,但都有矛盾困难,都感觉难以抽出专门的时间去陪护。因为大哥有三个孩子,经济负担重,长期在外打工,刚刚找了个满意的活干,假如停下来,可能就会再次失业。二哥是个小老板,生意较好,手下管理着十几个工人,每天有好多事情要处理,几乎抽不出身。姐姐和姐夫开了个小饭店,才开业几天,生意还不错,如果去陪护父亲,就意味着要关门停业,对以后的经营发展影响很大。让两个嫂子去陪护暂时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的公公,显然不合适。

得知情况后,我二话没说,就请假从南京直接赶往老家县城医院。在医院陪护父亲的二十多天里,我一直在思考几个问题:母亲去世较早,父亲长期一个人生活,作为儿女,我们几个为父亲着想过多少?我们兄弟姊妹四个,可为什么父亲会长期一个人生活在老家?假如父亲不是一个人在家,会发生摔伤的类似事情吗?假如父亲那天摔成瘫痪而长期卧床不起,谁来伺候照顾呢?假如父亲那天失血过多而离开人世,我们将会是怎样的心情和感受?假如父亲某一天真的突然去世了,我们还会有理由继续忙各自的事情吗?难道一直就让父亲独自生活,直到某一天僵卧病床、撒手人寰而告终吗?作为儿女,我们平时拼命工作、拼命赚钱,又到底是图个啥?过去家里很穷,几乎吃不饱穿不暖,但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感觉很幸福,而现在兄弟姊妹都过得不错,可一年到头难得聚到一起,即使碰到一起也没有多少共同语言,与父亲之间的话更是少得可怜,没有了过去的幸福感,这到底是为什么?这样的事、这样的现象在当今社会为什么会普遍存在?

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我并没有埋怨哥哥、嫂子、姐姐们的意思。事实上,我自己离家最远,平时全靠他们关心照顾父亲,他们已经做得很好了。而只是由此事引发了我对当前实实在在存在的,关于尽孝方面的一些普遍的社会现象、社会问题的深思。如今社会上有很多老人,子女成群,儿孙满堂,却没有一个愿意赡养老人的,导致老人在孤独无助甚至绝望中抱恨而终。有的儿女不赡养老人,却为了瓜分老人的遗产而争得面红耳赤、反目成仇。有的年轻人把老年父母视为累赘,看作包袱,不管不问不尽孝,却养个宠物狗、宠物猫,供其好吃好喝,并奉为宝贝,整天抱在怀里,亲密地呼作“亲亲、宝贝、甜心、儿子”等,简直是笑话至极。有的人片面地认为尽孝需要花钱,要以金钱作支撑,总是借口自己没钱、经济困难,对老人吃穿住用行根本不管。有的是拼命地忙工作、忙生意、忙事业、忙挣钱,反正感觉自己最缺的是时间,根本无暇顾及父母。有的认为只要平时给父母钱花就行了,把尽孝简单地等同于给钱,其它的事情一概不管,任由老人自生自灭,可以说只是用钱打发父母。还有的对老人根本没有一点感情,无视老人的存在,甚至辱骂老人,把老人赶出家门,显得冷漠无情。所有这些归结起来,就是做儿女的缺乏爱心、不懂感恩、不守孝道。其中原因,除了有社会环境的外在影响,更多的还是个人的自身因素。

事实上,老人们到晚年吃穿住用行的要求很低,也就是物质需求很低,更多的是精神需求、心理安慰。老人们辛劳了一辈子,粗茶淡饭只求吃个饱就行,而更渴望儿女有出息、孝顺,平时能够经常看到儿女,在家里有人陪着吃饭、拉家常、唠唠嗑、聊聊天,最惧怕的就是孤独、寂寞、无助。

试想,我们每个人都会一天天地慢慢变老,将来也都要面临被儿女赡养的现实。假如将来儿女同样对我们不敬不孝、不管不问,我们将会是何种滋味、何种境况?养老尽孝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诗经》中曰: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所以,我们每个人要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小事做起,尊敬老人,孝敬父母,恪尽孝道,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孝子贤孙。就象那首歌里唱的,要常回家看看,帮老人捶捶背、揉揉肩,一起吃吃饭、聊聊天,这才是“孝”的具体实在的体现。而不能做一个无情无义、背负骂名的忤逆之徒,那样的话一辈子良心上都得不到安宁。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关爱老人的今天就是关心我们的明天,让我们真正用爱心托举起老人的幸福生活!尽孝要趁早,莫等“子欲养而亲不待”,留下人生遗憾,亏欠父母情债。

(写于2015年重阳节 南京)

作者简介

蒋新民,1975年生于陕西蒲城,1999年毕业于西北大学。大学毕业时怀着一腔热血,携笔从戎,历任排长、干事、股长、营政治教导员、团副政治委员、政治处主任等职。长期生活于江南部队,喜欢文学,爱好写作,善于思考,经常用自己的笔尖记录生活,抒写真情,留存人生记忆,一直处在追梦文学的路上。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作伴结庐工作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稿费以推送日为准,每周天对天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相伴结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