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三峡行 / 张明学

  • A+
所属分类:知识

点击蓝字“作伴结庐”,免费关注。

/ 图 :堆糖 / 文:张明学

曾经,城市的生活成为我梦中的仰望。步入城市,却发现自己成为了城市里另类的存在。也许是钢筋水泥的城市过于生硬,缺少以柔软泽被苍生心性;也许是兴起城市过于年轻还不懂得如何安抚躁动的灵魂。也许是自己追寻的诗意远方过于遥远不可企及;也许是自己的根被乡村的沃土植的太深。我毅然决然离开了城市,义无反顾回到安逸的乡村。然而,在这片熟识土地上,人是情非的罗网让我再次迷茫。 渐近中秋,一场秋雨洇渍出山川积淀已久的绿,深浓的绿意演绎出今秋最后一抹亮色。这秋雨也洇香了三秋桂子,金桂盛开的端庄典雅;银桂绽放的大气圣洁;丹桂怒放的浓艳瑰丽。微润的空气中氤氲着桂子的芬芳。盈袖的馨香浸润肌肤直透心脾。满眼金秋的香艳,依然无法排解内心的愁怅。蒙尘的心有一份远足的期盼。偕同年近耄耋的老父,踏上前往三峡的旅程。经过十多小时的车程,临近黄昏,抵达西陵山。在薄暮细雨中,游客们不顾舟车劳顿,怀揣朝圣之心拾级登山前往嫘祖庙。我搀扶着父亲在如织游人中缓缓而行。嫘祖庙坐落在西陵峡中段的西陵山,固又名西陵山庙。为纪念皇帝正妃嫘祖而建。聪慧秀丽的嫘祖发明了养蚕、缫丝和纺织。为华夏开创男耕女织的农业文明作出了不朽贡献。在我粗浅的意识里,习惯于将人类文明的贡献者分为:社会意识形态推动者,精神领域的开创者和物质丰富的促进者。三者相较,我更敬仰后者。因为后者让众生受益更加直接而纯粹。毋庸置疑对“先蚕”的顶礼膜拜既是后世表达对先祖崇敬的方式,同时也成为华夏文明传承途径的缩影。中华文明之所以对世人具有无与伦比的魅惑力,关键在于华夏文明几千年来从无间断的代代相因,华夏文明也正是在这种传承与发展中彰显出强劲而持久的生命力。我不由想起不久前地方兴起的平坟之举。我不敢妄言这是否是数典忘祖,更不敢遑论其功过是非。我想,人类在回眸时呈现眼前的不应完全是一种苍白或是一幅全新的图景。回眸处应当有构成美好记忆的过往。不识自己来时路途生命是残缺的。古人说:狐死首丘,人何以堪?依照行程安排,三峡人家是游览的第二景点。次日凌晨从宜昌市区出发,旅游大巴在盘山道上施施而行。下车后,改乘客轮渡长江到景区码头。进入景区,仿佛置身于一幅水墨丹青高手绘制的水墨长卷,而或品评一首唐宋名家的温婉小令。一切让心醉神迷。潺潺的龙溪水低吟浅唱,如月小桥卧波通幽,溪岸竹影摇曳。两边高山披绿挂翠。江南水乡是我生养之地。山光水色本已司空见惯。然而龙溪峡山水的绿意深深震撼了我的视觉与魂灵。这山以其博大丰润着水色,这水以其柔情滋养了山的灵性。整个峡谷仿佛出浴仙子,每寸肌肤都滑腻,每个毛孔都润泽。岩壁上、泥土中、草叶里、竹林间都渗透出淋淋漓漓的湿气。潺缓的龙溪清流在下游汇集成潭。这潭水静穆幽深,透明的水色积淀成动人心魄碧绿。呈现眼前的已不是一方水域,而是一块完美无瑕温润的翡翠。眼前的水色让纷繁的心变得空明起来。几叶小舟点缀于翡翠之上,舟中“渔家”尽显“衣冠简朴古风存”意蕴。“渔人”布衣短褐神态安闲地坐在船舷垂钓,几只鸬鹚立在“渔人”身边悠闲地梳理着羽毛。俏立船头的“渔家女” 撑着花纸伞彩裙轻扬,如《诗经》走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丽人。竹荫下一男子手执横笛衣袂飘举,悠扬的笛声回荡峡间让人荡气回肠。溪边浣衣女不时发出盈盈笑语。身在峡间有恍若隔世之感。这古朴的水上人家留给我穿越感染力,远不及峡中人气定神闲安之若素生活态度强烈。在这盛世繁华的世界,一群人能固守一方山水,终日不离不弃,静候生命的光阴温柔的老去。这是一份何等的云水禅心。他们正是从平淡从容里活出万千气象。生命与生活本不全是壮美与辉煌。朴素与平实才是生命与生活的本真。如果说龙溪峡是轻柔缠绵的小夜曲,那西陵峡则是壮阔华美交响乐。吃过简易早餐,我与父亲登上游轮,选择二层靠窗的卡座相对而坐。宽阔的江面水势潺缓,与诗文中描述的情景大相径庭。郦道元在《水经注》中描绘: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无风的江面,水面滑腻光洁,犹若一匹浅淡杭纺流溢在深邃的峡谷间。整个游轮仿佛在绸面上滑动。年迈的父亲同其他游客一样有着初到三峡的兴奋与激动。不时四处走走看看,到船头领略三峡“清荣峻茂”的秀丽风光。我只静默坐在窗前,感受这一江流淌千古的灵动之水。这江水流淌着的不仅仅是诗情与画意。还有静水流深的笃定与从容。她以孱弱的生命启程于遥远的雪域,汇集万千荣辱成就自己的博大,从空间上拓展了生命的广度;她以蹒跚的步履从荒凉的远古走来,从时间上延伸了生命的长度。“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江水穿越广袤时空,佐证了天地的公允。我们在人世间留下多少对人生与命运的叹息。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自古而今有几人如江水做到从容向晚,微笑向寒。想自己来时还为尘世的罗网困惑迷惘。活在当下,尘世的罗网我们无法改变,本应如这江水顺势而为。正如曾国藩所说:“灵明无着,物来顺应,未来不迎,当时不杂,既过不恋。”江水东逝,流经千山万壑,也流经心里,荡涤胸襟,陶冶着我的魂灵。游三峡,参观三峡大坝是不可或缺的。旅行的最后景点是坛子岭、三峡大坝及三峡大坝纪念园。在这里,我深谓炎黄子孙卓越智慧和江水般百折不挠精神意志。三峡大坝成为大国重器,彰显着民族的实力与崛起。足以抚慰这一民族所遭受的历史伤痛。在此处,华夏儿女构筑的不仅人类历史奇迹,也构建了一座炎黄子孙的精神家园。感恩长江水对我生命的哺育滋养。也感恩长江水对我精神的洗涤与慰藉。未来的日子里,我定能够坦荡的仰望苍穹,也会坚实的脚踏大地。
作者简介:张明学,1972年出生,毕业于上饶师专中文系。躬耕于乡村教育沃土。痴迷于传统文化的传承教育。醉心于以我手写我心。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