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说:妻子只是母亲给我的礼物,听完这话,你觉得对朱安公平吗

  • A+
所属分类:知识

按照现代人的观念来思考这个问题,可能爱情里的是是非非本没有对错,可朱安和鲁迅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更何况,朱安和鲁迅之间并没有爱情可言,这句话也是鲁迅当年在给徐寿棠的信件里提到的。

鲁迅先生一生共经历了两段感情,当然也可以说是两段婚姻,可能最广为熟知的便是许广平夫人,但是除许广平夫人之外,我们还应当了解鲁迅的原配夫人——朱安。和许广平比起来,朱安当初嫁给鲁迅,更是封建传统家族式思想包办下的婚姻。

反观许广平和鲁迅,二人尽管没有名义上的夫妻头衔,但有实无名的感情生活,也着实让鲁迅自觉沉浸在了自己理想当中憧憬的爱情生活。对于鲁迅而言,朱安没能给他的爱情,他全权都托付在了许广平身上,看似是追求自由恋爱的典范,但其实朱安当年所承受的那般,又有几人知?

(一)世俗的婚姻,不符爱情的真谛

其实抛开朱安和鲁迅的婚姻来看,在当时传统婚恋价值观的引领之下,又有几段世俗的婚姻可以归纳在真正符合爱情真谛的范畴当中呢?

关于他们二人之间的这段感情,其实形容最为贴切的一句话便是鲁迅当初在写给徐寿裳的信中说过的那样:

“朱安只是母亲给我的礼物,我只能供养她,爱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鲁迅先生的这句话,其实已经用短短几个字道出了他和朱安的感情生活,真的就是赤裸裸的萧条。因为没有爱情的婚姻,真的只能算是爱情的坟墓,没有任何感情基础,两人只是被包办婚姻强扭在了一起,当中只要任何一方心不甘情不愿,两个人便就都不会幸福。

当年鲁迅在日本留学,鲁迅的母亲没有经过鲁迅的同意,便私自为他和朱安的父母商定了婚姻,这对于当时走在先进时代思想潮流的鲁迅来说,当然是很难容忍的一件事情。

可是鲁迅先生也是生在和活在当时那个时代下的人儿,为了不有悖于母亲的意志,为了和当时的包办婚姻观念所妥协,远在日本的鲁迅只得低头答应。当时的鲁迅其实并没有过于反感这段婚姻,他也没有料想到自己日后会那样去讨厌朱安。

当时鲁迅从日本捎回来的一封信中写道过两点期望,第一件事情就是希望朱安不要裹小脚,要“放开脚”;第二件事情就是希望朱安要去私塾读书,多多增长一些见识,这多少也能够促进夫妻二人之间的交流。由此可见,鲁迅最初的时候还是对这段包办婚姻有些期待的。

可现实往往不尽如人意,当鲁迅从日本回国之后,这段他略微还有些期待的婚姻,真的是越来越让他失望。鲁迅当时在信中提到的两点,朱安根本没有照做,甚至连尝试都没有尝试。殊不知,朱安的父母早就从根本上遏制了鲁迅的期待。

所以说,从一开始朱安就没能给鲁迅留下好的印象。二人虽然经历了洞房花烛夜,完成了那个时代婚姻该办的所有事情,什么八抬大轿、什么明媒正娶,只要是包办婚姻该有的局面和步骤,鲁迅和朱安早在两家父母的精心安排和置办下,悉数走过了一个流程。

可大家有所不知的一点是:朱安和鲁迅的那晚洞房花烛夜,并不像其他终成眷属的有情人一般幸福,哪里来的春宵一刻值千金,有的只是鲁迅将头埋在印花被子上,整整哭了一个晚上。鲁迅根本不喜欢朱安,他凭什么非要硬着头皮去接受,母亲送给他的这份不值得欢喜的礼物呢?

这个问题,可能谁也不知道!

因为鲁迅不喜欢朱安,所以就已经注定了,日后两人的婚姻生活是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的。一旦没有感情基础,那就不用多想会日久生情了,对于封建礼教下的朱安而言,从小接受着三纲五常的思想,她也许能做的只是尽心尽力伺候好大先生和鲁老太太,从而低声下气、恪尽职守了一辈子。

可能有些人便会发问了:既然鲁迅不喜欢朱安,甚至感到和朱安生活在一起,有种窒息般的感觉,那为何不选择向朱安提出离婚呢?鲁迅先生不可能没有想过离婚,可那个时代之下,这又岂能只是一纸婚约能解决的事情。

当时的朱安已经29岁,如果鲁迅给她一纸休书逼她离开,那么那个时代会对这名女性产生多大歧视和威胁!所以现在有种观点的确合理,当年鲁迅先生没有选择和朱安离婚,其实完全是出于维护女性名誉的目的,所以一直以来鲁迅对朱安都充满了忍耐。

(二)许广平的到来,恰似一道晴天霹雳

很多时候我会产生这样一个疑问:如果不是许广平的出现,那么又会有谁来拯救鲁迅先生的感情生活?同样地,我也会思考:是不是许广平的出现,成为了打破鲁迅和朱安两人维持夫妻关系藩篱的最后一把锤子,这把锤子,是摧毁旧时代包办婚姻的一把有象征性的“铁锤”。

总之,许广平的到来,只会把朱安推向更加无以复加的深渊,这深渊,绝对是建立在鲁迅的快乐和朱安的悲痛之上的。紧接着由此来分析,你会愈来愈觉得,鲁迅先生那句“朱安是母亲送给我的礼物”体现的越来越淋漓尽致。

许广平是鲁迅先生的学生,二人从相识到相知是因为一封信,因为一封探讨社会存在的信件,从这层意义上来说,其实也能突出许广平和鲁迅先生在某些事情的观点上是很合得来的,再加上平日里鲁迅先生和妻子朱安又没有话题,故而鲁迅对许广平的接纳和适应也就显得愈发合理了。

日复一日的沟通交流,越来越让鲁迅觉得,许广平更像是他的灵魂伴侣,从一些政治和学术上的讨论,慢慢便延伸到了鲁迅和朱安的夫妻生活里。对此,鲁迅先生满是愁眉苦脸,他的表情和无奈无一不在诉说着这样一个现实:他生活的很不幸福。

久而久之,伴随着两人交流互动的频繁,两人之间原本那些看似枯燥无味的话题,也已经上升到了感情层面上,直到那年鲁迅和许广平一同搬了出去,真正实现了感情生活里的“独立自主”。

但就这还算不上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当耳边传来许广平为鲁迅生下孩子的消息的那一刻,许广平才真的崩溃至极。伴随着的晴天霹雳远不止这一道,朱安辛苦照顾几十年如一日的周老太太,也开始偏向许广平,巴不得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那个时候的朱安,真的已经处在了奔溃和落寞的边缘,没人再去向着她、考虑她,深知就连可怜可怜她,也没有人会把多余的目光放在这个鲁迅先生的原配夫人身上。她便是时代的包办婚姻的一个缩影,嫁给鲁迅,是注定要被周家人和时代所抛弃的。

(三)亮郎说

朱安夫人顶着鲁迅先生原配妻子的头衔,落寞独守空房41年,在这有名无实的41年里,朱安对整个周家做到了仁至义尽。

她尽到了一位好妻子和好儿媳应尽的责任与义务,而且这41年下来,她由始至终地不卑不亢、不去反抗,只是默默地低下头干着自己的分内之事。

很多时候我也在想,鲁迅先生笔下的那头“孺子牛”,是不是特别像嫁给鲁迅的朱安!

这一切,对朱安真的有公平性可言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