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舞者 | 牵着蜗牛去散步

  • A+
所属分类:百科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

点击蓝字“作伴结庐”,轻松关注。

作者:心灵的舞者 图源:网络 版式设计:路人

丹桂飘香的季节,我踏上三尺讲台,开始了我的教育生涯。时光荏苒,迎来送往中,孩子来了,又走了。人说老了,才会怀旧,的确是的。二十多年过去了,不敢说自己桃李满天下,但教过的学生是一茬又一茬。有的早已在时间的长河中淹没,而有的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当站在讲台上,又碰到神似的孩子,脑海中就不由会想起他们来。他们并不是让我引以为傲的优生,他们是曾经令我头疼的“小魔头”,就像影片《一个都不能少》中的张慧科。正是因为他们,让我教学路上的风景多了一串跳动的音符。

小海是我碰到的第一个难缠的孩子。

时光倒回到1995年9月。刚刚走上讲台的我接手了一个被同事笑称千年老幺的班级。领导美曰,年轻人能力强,相信我一定能做好。做得好与不好且不说,刚为人师的我,还是未满二十的大姑娘。面对一群懵懂的山里孩子,对于毫无教育教学经验的我,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挑战。我把在师范学校学到的,凡是可以用得上的都用在了我的教学当中。课上,我使尽浑身解数,尽量将我的课堂变得生动有趣;下课,我和孩子一起做游戏玩耍,和他们打成一片……慢慢地,孩子们和我越来越亲近。孩子们说,我们的老师不像老师,更像是姐姐。

可就在这一群孩子中,有个孩子突兀乖张,总是制造事端。他就是小海,一个眼睛大大、皮肤白皙、头发乌黑、身上一股痞气的小子。上课时,他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最可气的是,他站起来回答问题时,脚一个劲儿地抖,那个样子,见了就令人生气。总觉得他在和我对着干,不仅如此,他还带着一群死党,公然与我对抗。

世界上的事就是那样奇妙,一个不经意的举动,竟让这个“魔头”归降,成了我的铁杆粉丝。

那是一个初冬的傍晚,当时我们的教室借用在老百姓家,每次上学放学要经过一片竹林。那天我和往常一样,收拾完东西后回家。走到竹林边,隐约听见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待我停下,却又什么也没有。“是谁?竟然在那里偷我的甘蔗!”一声呵斥从天而降。一个身影飞一般从竹林深处蹿出,“前面的那个人,快帮我抓住他!”影子要逃跑,必须经过我身边,因为竹林仅此一条路。我下意识地向他伸出手——啊?!原来是小海!抓住?放手?我的脑子飞速运转。小海眼睛满是恐惧,“还不快跑?”我低声喝道。小海像得了赦免一般撒腿就逃,我呆呆地站在原地。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跑到跟前,上气不接下气。“哎呀……你,你怎么不把他抓住,这,这该死的,今天算他走运,要抓到他,非扒下他的皮不可!”男人还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懊恼地往回走,我笑笑没敢作声。

第二天小海来上学,他走过我的跟前,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我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他瞟一眼我,低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从此……事情当然朝着既定的剧情演绎,只是当时令很多人费解, 包括他那一群死党。

多年后一次回老家,遇上小海,他特地向我致谢,说是我保护了他,他说自己如果被抓到,就会背上小偷的名声,那他一辈子就完了。其实,我不知道自己一个小小的举动会带给小海什么,当时只是出于护犊心切。现在想来,也正是我的这个护短行为,让一个小小少年的心灵没有受到伤害。

2003年,我被调入一所乡村中学任教。没有资质条件的我,心里着实有些惧怕。好在自己有不服输的性格,课前认真钻研教材,虚心向同事请教。从开始的战战兢兢,到后来的如鱼得水,我带的两个班的学生,对我仰慕有加。初中的孩子正值青春期,无惧无畏,他们也比小学生更多一份大人的成熟。课堂上,我不再像对小学生一样婆婆妈妈,凡事只需交代清楚就行。

且不论这些,今天的主角是少伟同学。少伟同学个子一米七多,瘦长瘦长的,阳光帅气。他什么都好,就是洋洋得意,目中无人,因为他有得瑟的资本,他天生就是个运动健将。每年的运动会,我们班总是遥遥领先,少伟同学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参加三项必得第一,且还会破纪录。他犹如明星一般接受众人的膜拜。我也对他另眼相看,而他更添一份傲气。

初三那一年,又是秋季运动会,在班上选拔运动员时,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高调宣布:“李老师,今年的运动会我不想参加。”

“为什么?”我有点不高兴。

“为什么?不为什么,就是不想参加。”他两手一摊,肩膀一耸,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

“不想参加,就不参加呗。没有你地球照转不误!”我顿时火冒三丈。

我们唇枪舌战后不欢而散。之后的日子,我和运动员们开始了紧张的训练。起初,他总是很得意地吹一声口哨,手中书包一甩,搭在肩膀上,一摇三晃出了教室。而我心里堵着一股气,“没你,我们就不信拿不到第一。”一个星期后,我倒是全身心地投入教学和训练中,他好像开始有点不淡定了。我们训练时,他总是有意无意在周围晃悠,眼里不再是不屑,而是有一些期待。我呢,故意瞧不见似的。直到运动会开始前一天,他实在按捺不住,跑到办公室来求我:“李老师,我还是想参加运动会。”

“那这可难办了,运动员的名单已经上报。”

“那我可以代跑吗?”

“那不行,那样我们会胜之不武。”

一个失望,一个得意。事情的结果是,少伟同学在那年秋季运动会上,落寞地坐在草地上,看着我从这头跑到那头。从此,他一改往日的傲骄,奇迹般沉静下来……

为人师者,碰到的学生各种各样。也许谁都想每一个都是优生,每一个孩子都乖巧懂事。可是丰满的理想和骨感的现实往往会形成鲜明的对比。十指皆有长短,更何况孩子们来自不同的家庭,有着不同背景。他们能够优秀,当然能够带给我们心理上的满足,但是对于一些张慧科式的孩子,更会带给我们思考,更加考验我们的教育智慧。

每个孩子都是天使,我相信这句话。我也知道“张慧科”以前有,现在有,将来还会有。只要我们摆正心态,蹲下来用心倾听,并且牢牢记住,教育是慢的艺术。

牵着蜗牛去散步,定会发现更多更美的路途风景。

作者简介

心灵的舞者,随性率真,对大千世界充满了好奇。一个喜欢在文字中行走,热爱教育的教书匠。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编辑:

陈风华、风碎倒影

总编助理:无兮

美编:ETA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稿费以推送日为准,每周天对天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