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征文 | 张水凤:母亲一生宽若大地

  • A+
所属分类:知识

/ 文:张水凤

/ 图:堆糖

母亲是我这辈子最敬重的人之一。母亲的爱,只能用宽若大地来比喻。但作为农民,母亲只是千千万万的农民中的一员。当今农村已有了很大进步,很多家庭还相继奔小康。可在奔小康的道路上,农民伯伯们,可谓摸滚带爬,艰辛似海。仅以此文,献给天下默默无闻,只为儿女生活的更好的天下母亲。做父母的太不容易,愿做儿女的,都能好好孝顺父母,多多体谅父母。此生,能成为挚爱的亲人,是多么难得的缘分!愿我们携手珍惜,并砥砺前行。充满爱的路,是幸福的路……

母亲是菜农,一年就靠种菜种田维持生计。辛苦劳累一生……
3月5号的凌晨四点,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是母亲打来的,突然就觉得我和母亲是心灵相通的,迫不及待地钻出热乎乎的被窝,按下接听健。
“喂,妈妈,您有什么事?”
“孩子,我拨错号码了,我打算打10086,查询余额,可不小心拨打了你的号码。没事,你睡觉吧!”
“妈妈,怎么这么早啊,你现在在家里还是在卖笋?”
“嗯,我凌晨三点多钟就起床了,我现在大瑶镇上卖春笋和一点干菜。”
“妈,你凌晨开三轮摩托车,要小心驾驶,慢点开。”
“哦哦,没事啦,你睡觉吧,在外面不容易,多睡一会。”母亲挂了电话。我又钻进温暖的被窝,却怎么也睡不着,仿佛看见卖春笋的母亲,在冷风中等候买主的到来……

我的母亲,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为了帮衬儿女,总是想方设法赚点小钱。这阵子,她总在挖春笋卖。有时,一个早上,可以卖十几元,有时可以卖到五六十元。春笋的价格5~12元一斤。可卖主多,春笋就不好卖,而买家也会讨价还价。有时,挖了大半天的笋,才挖到一两斤,母亲就会去菜地,找点其他蔬菜搭配零售。

生意好的时候,可以卖到几十元甚至上百元,可生意淡时,卖了十多元,除去电费,所剩无几。我一直都劝母亲,下雨天,不要去,可母亲总是嘴巴上答应,实际却顶着寒风细雨,也会去。照她的话说,这叫生活。其实,这不叫生活,应该叫生存。虽然,农村有了很大的进步,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却为了简单的“生存”两个字,举步维艰,辛苦与劳累共存。纵使儿女不要如我母亲般的老人,去卖菜,去卖春笋。可是,吃过苦的老人,总是闲不住,总爱找点事做。年过六甸的母亲,就是这样的人。她总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只为了让儿女活得更好。想着能帮衬儿女一分,就算一分,只要还有劳动能力,他们都愿意倾尽全力……而我的母亲,就是这类农村农民的真实写照,勤劳节俭的母亲,用她一生的勤劳“致富”了,也把“农民”这个词诠释的淋漓尽致……
小时候,母亲在厨房做菜,我和弟弟在大厅等着开饭。“开饭了。”母亲一脸油烟却顾不上洗,就为我和弟弟两只小馋猫盛饭夹菜,生怕饿坏了我们。我和弟弟迫不及待地狼吞虎咽起来。母亲笑笑说:“孩子,慢点吃,别噎着。”记得每次吃鱼时,都是我和弟弟一马当先把鱼身夹碗里,吃鱼肉,父母吃鱼尾鱼头。母亲还用筷子或手挑出鱼刺,免得鱼刺刺伤我们娇嫩的小嘴。
母亲是菜农,一年就靠种菜种田维持生计。为了多赚些零花钱,母亲养了几头猪,还养了鸡、鸭、鹅等家禽。每天忙完地里和稻田的活,母亲就打着手电筒去喂鸡,喂猪。
为了省点早餐钱,每天早晨六点钟,母亲就会起床给我们做点米饭,炒碗蔬菜,蔬菜里放了很多辣椒。母亲经常把那碗蔬菜里的茄子或豆角挑选出来,给我和弟弟吃,剩下的辣椒,就装一碗米饭倒在里面拌着吃……

后来,父亲远去深圳打工,家里的情况稍微好点,但农活却全部压在母亲一个人的肩上。每次“战双抢”(五月抢收,六月抢种),母亲都会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但坚强的母亲咬紧牙关也在那里卖命的地。。踩打谷机。有时,我们也会学着母亲的样子踩打谷机,但我们年幼,力量太小,母亲只好否绝了我们的“帮忙”。母亲就招呼弟弟去割稻谷,要我传送稻谷给她脱粒。
有一次,母亲累趴了,我们把她扶到床上稍微休息下,她又跑回了田里。爷爷奶奶都劝她多休息,她却不肯,直到收割完那亩稻谷。母亲才像个泄气的气球一样,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我们刚刚坐下,就下起了倾盆大雨。母亲高兴地说,幸好我们把稻谷收割完了,要不这半年的收成又要打水漂……
光阴荏苒,一转眼我初中毕业了。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我就跟表哥南下深圳打工。一年后,弟弟也初中毕业,加入了打工行列。那时,父亲因心绞痛干不了重活,只能回家干些轻活,譬如养鸡、养鸭、养猪。但田地的农活,却由母亲包揽。我和弟弟深知父母的不易,每个月发了工资,都会第一时间寄给父母。
三年后,父母用我和弟弟的打工积蓄和他们这些年来的存款,真的在村里的马路边修了新房,从此家里生活明显得以改观……
“您好!您看看我的菜,有白菜、茄子、豆角、苦瓜、辣椒……”母亲又开始忙碌!农民的一天,又在时间的紧迫追赶下,缓缓地流着……
天有不测风云,前阵子母亲因白血病引发脑出血,不幸逝世,母亲走完了她坎坷的一生……
《活着》自序里作者这样说:“我知道福贵的一生窄如手掌,可是我不知道是否也宽若大地?”
对我来说,母亲虽是卑微的农民,却是最合格的、最称职的母亲。母亲的爱,无私而伟大。母亲是我这辈子最敬重的人。母亲平凡的一生,宽若大地!

往期作品回顾

作者简介

张水凤,女,湖南浏阳人,曾有作品散发于《中国建设报》《陕西农村报》《女报》《江苏工人报》《扬州日报》《长沙晚报》《宝安日报》《合川日报》《珠江时报》《南飞雁》《打工族》等报刊杂志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喜欢,点个赞,就这么简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