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商洛作家群再进军作品展播 之1696—1698】

  • A+
所属分类:百科

【新时代商洛作家群再进军作品展播 之1696】

办年(外一篇)

王 墨

随着一阵阵寒风渲染,一场场雪花铺陈,年缓缓的来了。放眼全球,千百年来,时间一进入冬腊月,办年就是一场无需动员号召,中华民族自觉行动的声势浩大的集体劳动。杀猪宰羊的,烧酒熬糖的,市场买卖购物的,没有哪一家不在忙活。千里做官,为了吃穿。年是中华民族最为重要的节日。经过春种、秋播、冬藏整整一年辛勤劳累的人们,到了冬腊月,都惦念着过年的事。过年了,常年在外奔波的人,组成了浩浩荡荡的回家队伍。再忙都尽可能的放下手中的活路,家人团聚,亲友串门,互致祝福,好吃好喝,安享人生快乐。怎样才能让一家大小在这个节日里尽享快乐,是每一个中国人,特别是当家做主的家长们操心的大事。因此,操心家人团聚、年货的备办,对于家长来说,不亚于地球球长筹备召开一次全球正要年会一样要费尽心思。家庭富裕的家长们,尽力备办充盈;生活紧巴,日子“扣掐”着过的人,在一年的这个节日备办时,也会竭尽全力。我的老家在秦巴山区的商山之南,那里是唐诗中“一山未了一山迎,百里都无半里平”的大山区,生活在那儿的人们,年年都在为吃饱穿暖奔波不息。越是生活艰难,家长越是重视办好一个年。让一家大小在年节中体验一下人生的美好和幸福,鼓励引导后生们打起精神,努力奋斗,争取今后能天天有过年的一样的好日子啊。昔时物资匮乏,办年中的多数东西都是自家生产的。市场也不像现在,满城一个挨着一个大超市,就连街道、公路边也到处是琳琅满目的货摊。整个县城就两个面积百十平方的国营门市,两个小卖部销售百货。农贸市场也就是卜吉河那条大约500米长的河滩上,摆下买卖大肉的摊子,还有随地摆放出售萝卜白菜红薯柿饼漆油粉条蒜苗的,买卖灯笼火纸香表的。每到腊月,卜吉河就人山人海。一到二十之后,更是前拥后挤。他们都是办年的。记得我小时,时令进入腊月,父母就开始领着一家人筹备办年了。母亲有母亲的活儿,父亲有父亲的活儿。母亲的活路繁杂琐碎,最主要的是要磨够一月,甚至两月吃的米面。每到这时,大磨小磨齐上;大磨磨面,小磨磨黄豆做豆腐。磨了玉米磨小麦,有时还要磨荞麦和燕麦。我们王家院子六七家人,共用一付大磨和一付小磨,东家磨了西家磨,白天、黑夜不停歇,歇人不歇磨。轮到我家磨面时,母亲领着姐姐和我兄弟们起早睡晚,一连几天都得从满天星斗的清晨,忙活到月落西山的半夜后。记忆中,腰上搭一磨棍,一圈又一圈围着磨盘转,转得人头晕眼花,汗湿的棉衣,寒风一吹,感觉冷森刺到了骨头里。磨面之后,还得为正月去长辈家拜年压送礼的面。压面不仅要背着几十斤面粉,翻山越岭步行十数里,而且压面时,摇那沉重的压面机轮,就使人腰酸背疼好多天不能恢复。母亲办年还要做一罐黄酒,长半桶豆芽。每到腊月二十左右,泡好黄豆,再装到一个木桶里。之后的每天早晚都得用温水泡一会儿,再捞起来装进桶里。为了豆芽长得快,木桶一般都放在灶门侧。到了腊月二十八、九,再把早就窖藏好的萝卜、白菜、洋芋扒出来,以备餐用。在备办这些吃货的同时,还得抽着空闲时间,挑灯熬夜给一家人缝新衣,做新鞋。等做完这些,就基本到了年三十。母亲和姐姐在家操办时,安排我和弟弟天天阴坡、阳坡老树林里捡烧火做饭的干柴,打过年烤火取暖的干树疙瘩。我和弟弟比赛着干,过年时,门前场院堆起了大堆干柴和疙瘩墩,来人都会夸:“你家柴火堆成山了!”故乡人“柴”“财”读一个音,听到这话,父母总会乐滋滋的摸摸我兄弟们的头,连连说:“有!有!有!”父亲办年更是辛苦,样样都得用汗水换。我的老家离县城二十里山路,天天要鸡叫起身,肩挑一担柴翻过海拔1700米的大梁,去县城卖了,然后再灌油、灌醋、灌酒、割肉,买莲菜、糖果,以及过年走亲戚拜年拼礼的糕点,还要买回祭祖上坟、敬神用的火纸、香表和炮竹。为了一家人过年能穿上新衣和新鞋,其实父亲早早就得担柴卖草换钱扯布称棉花,母亲也得早早就赶着空儿忙活。为了凑购买这些东西的钱,一到秋后农闲,父亲还连续多年伙同本村一些壮劳力外出打五灵脂,背上绳索铤而走险,在那绝壁悬崖上谋生求财。如今,我的老家修通了公路,但为了生活方便,多数人已搬迁进了县,和县城人一样过上了现吃现买的“居民”日子。人们的日子富起来了,天天都如过年一样生活着,但是,年节到了,依然操心着办年的事。不过,再不用去受过去的那些苦,只需拿着钱,无论是农贸市场,还是那大超市,吃喝用度的东西大码山堆,就连当日只有杨贵妃才能享用的南方鲜荔枝,也随你挑,随你捡。这些过去的稀罕之物,如今成了平常百姓家的时常东西。买下这些年货,也就是一晌两晌子的事情。买好了,一车就拉回家。办年这个曾经盛大的全民性艰苦劳动,如今显得非常轻松了。我想,当人们逃脱了一份劳累、焦虑时,是否也会少了一份奋斗的快乐?
打五灵脂
在我见识的众多劳动营生中,昔日父亲打五灵脂是风险最高的劳动。上世纪七十年代前后,父亲就曾多次和村里一些青壮劳力,每到农闲时,就背着绳索、抓钩、铁铲出门远行,打五灵脂。他们走长沟,到照川,去杨地,甚至去镇安、柞水、商南、郧西一带寻觅有无五灵脂的地方。每次一去一二十天,或者成月天气。走时,母亲和一家人都把一颗心悬到嗓子眼,直到他和大伙扛着大绳小绳回来了,不管打到还是没打到五灵脂,只要看到他们个个完好无损,方能舒一口缓气,放下心来吃顿饭,睡个舒坦觉。五灵脂是故乡人称作飞鼠的动物粪便。这粪便是一种名贵中药材,市场销售价格高,但得来却有很大风险。飞鼠一般栖息在悬崖峭壁的岩石洞穴、石隙或树洞中,昼伏夜出。在飞鼠的巢穴里,往往积攒了大堆大堆的粪便。据说,飞鼠大小便有固定的地方,从不随便拉屎撒尿,素有“千里觅食一处 屙”的习性。其粪便有如兔子、山羊、老鼠的粪便,是一颗颗花生米样的椭圆形颗粒。纯粹的飞鼠粪粒人称草脂,尿水参合粪粒凝结成石块样的大板块人称血脂。记得当年父亲说,一斤草脂能值生产队劳动十个工钱,一斤血脂就能值一个月的工钱。一次出去运气好,一半个月的收入,可抵多半年或者一年的劳动工分钱。有了这钱,不仅缺粮钱有了眉目,一家人的吃穿用度,我兄弟们读书费用也有了着落。在还没有开展农业学大寨的那些年里,每当秋播结束,秋收完了之后,农村便进入一段稍微清闲的日子,大家都趁着这段时间,结伴外出去找挣钱门路。没有手艺,只有一身力气的老家人,便选择了在绝壁峭崖上攀爬穿梭,冒着生命危险打五灵脂的挣钱门路。当年,我亲眼看到过一伙人在桃花洞崖打五灵脂的经过。离我家不到五里路的桃花洞崖,是我老家一处有名的绝崖峭壁。绝壁高七八百米,绝壁间有一高百米,形如大耳的山洞。桃花洞地处半山腰,侧有坡面75度左右。坡面桃花树、冬青树、铁枪树一片茂盛。人们在树林间七拐八盘踩出一条羊肠小道,是为住庙人下山取水之唯一通道,也是方圆香客信徒往来寺庙的唯一通途。桃花崖绝壁伟岸,下临深渊,站在崖谷之下,真有李太白“危乎高哉”之感叹,对于一般人来说更有“危途巉岩不可攀”的胆慑。那日,我正在桃花崖对门的阴坡槽掮树。阴坡槽与桃花洞崖隔着一个深谷,不仅两边人的活动,透过树梢看得清楚,人说话声也能听得清楚。我在打转盘掮树来回的路上,对面人打五灵脂的过程至今记忆犹新。只见绝壁顶上,三四个人合力用一个大绳子将一精壮小伙从腰部拴住,绳子的一端牢牢绑在一颗大树根上之后,再一尺一寸的将那拴绳的小伙慢慢放下绝壁。在小伙下绳的地方,同时放下一根上端固定牢实的绳子,以备下绳人双手抓绳调整身子方向,也算是给下绳人多了一层安全保险。下绳的小伙一手抓住保险绳,一手持着抓钩,与山顶那几个放绳子的人,共同配合着山头一侧一个叫做“打望告”人的指挥,收放绳索,缓缓下移。下绳人在崖壁上荡来荡去,四下寻找飞鼠巢穴。看到此,我即为下绳人的矫健大胆赞叹,也为他安全捏着一把汗。桃花洞的绝壁,下到一百多米后呈倒扣型的“可可崖”,到了“可可崖”处却不能身贴崖壁,这个时候,随身携带的长把抓钩就起了大作用。他用抓钩勾住崖壁的某个地方,再向崖壁靠近。再下一截后,伸出抓钩也够不着崖壁时,下绳人便从身上放下一根系在腰上的小绳,桃花洞口早有一人等着,抓住那小绳,选择一向里位置拉着小绳,帮助下绳人靠近那“可可崖”崖壁。终于,在正午前后,找到了一飞鼠洞穴,这等于挖到了一个金银窖。只听随风传来铲子铲,凿子凿的声音,我想,那是他在收五灵脂。不多久,就见打望告人喊叫山顶人收货。随之,另一根小绳绑着两个布袋,腾地一下荡出下绳人待的那个小洞穴。只见盛着货物的大小俩布袋,缓缓的被拉上了山顶。接着,再听打望告人喊叫收大绳。这个时候,是所有人最紧张的时候,山上人小心翼翼,将大绳慢慢拉直;下绳人似乎在做片刻歇息,养精蓄锐;下方洞内那个拽小绳的人也高度集中,轻轻地拉直了小绳。打望告人一遍又一遍喊叫山上山下小心谨慎,并不停报告下绳人的准备最新情况。只见下绳人身离崖壁的瞬间,人一下摆出老远,吓得我心都悬到喉咙眼。在摆出一程后,迅疾又向里回荡。只见那个下绳人手持抓钩,在要贴碰崖壁时,他用抓钩顶了一下岩壁,随之,又缓缓地荡出。这样摆荡了三五下后,才基本趋于平稳。这时,下绳人手抓小绳,上面的人一尺一寸地将下绳人拉向山顶。直到下绳人上到山顶,我那一颗悬着的心才算平静下来。看到这次打五灵脂的过程,让我对父亲外出从事这种营生感到非常忧心。然而,家里的生活又不能不使他铤而走险,这样的经历一直持续到父亲后来受伤骨折,卧床不起,才算停了下来。虽然同父亲当年一道打五灵脂的人,现在多已不在人世,但经常下绳的长命还健在,和他说起曾经的那段生活,也是感叹不已。现在,又是一年年关近,又是一年农村农闲时,乡里人再也不用冒那么大的险去找营生,我的晚辈们多数都生活在夏有空调,冬有暖气的环境里,但是这段记忆,足以让我作为教育子孙的现实案例,要他们感恩这个时代,感恩这个社会,理解如今的这个安康生活来之不易,要好好珍惜。

作者简介:

王荣金,笔名王墨,山阳县板岩镇香沟人。退休干部。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新时代商洛作家群再进军作品展播 之1697】

诗词一组

刘大瑰

立春

冷暖交锋已数轮,寒流肆虐桀难驯。

一声号令颁天下,无处今朝不是春。

春归

门前杨柳绽新芽,归燕寻巢到我家。

四季风光歌不尽,雪花才谢又春花。

谷雨

褪去浮华更可怜,远山近水色光鲜。

斜风细雨春将晚,布谷声中火热天。

回乡即景步杜牧《山行》韵

小桥流水暮烟斜,村舍俨然将近家。

偶遇乡亲皆老迈,乳名呼我乐开花。

看昙花开放

仙姿琼质不轻开,一绽芳容何艳哉!

莫怪悄然离去速,洁身岂可染尘埃。

喜春来 小城除夕

小河解冻霓虹暖。除夕山城笑语喧。广场歌舞彻云天。将夜半。燃爆竹,庆新年。

忆秦娥 连翘基地

连翘花。黄龙遍野飘金霞。飘金霞。白墙青瓦,散落人家。 规模栽植满山洼。村民致富人人夸。人人夸。果能入药,叶可当茶。

注:黄龙,户家塬镇黄龙村。

行香子 回故乡

少小相离,老大回归。山依旧、人事多非。同年鬓白,长辈星稀。叹时如水,生如梦,念成灰。 村容村貌,天翻地覆,路平宽、车辆飞驰。小楼棋布,树鸟鸣啼。更水潺潺,烟袅袅,柳依依。

作者简介:

刘大瑰,男,山阳县杨地镇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陕西散曲学会会员,商洛诗词楹联学会副秘书长,《商洛诗词》公众号编辑组成员。

【新时代商洛作家群再进军作品展播 之1698】

我的乡村情结

孙晓艳

我是个土生土长的乡下孩子。我的生命,就像是一棵树,已深深的扎进了秦岭南坡的土石之中;我的灵魂,就像是一颗庄稼,不论是风吹日晒还是暴雨冲刷,都能茁壮的成长。小时候,我常常和村里的小伙伴们一起,在村前的溪流里逮小鱼,捉螃蟹;或者三一群五一伙的到村后的野树林子里摘那熟透了的山杏,在秋天的落叶中拣拾掉落在地的毛栗子和红红的苦梨子。童年与大山为伍,与鸟雀相亲的日子,是多么的天真烂漫,多么的纯净美好!后来,随着年龄渐长,我相继上了村里的小学,镇上的初中、高中,直至到省城读了四年大学。我越来越感到自己的视野太狭窄了,自己的见识太浅薄了。家乡太封闭太落后了。“忧患自从读书始”,我感到了深深的痛苦,沉重的忧伤。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故园的山水尽管静若处子,十分的美好,但这片巴掌大的天地,毕竟太狭小了,太逼仄了。不行,我必须得走出山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呀!大学毕业以后,我一边寻找适合自己干的工作,一边选择了流浪。长江、黄河我看了,北国风光我游览了。就连长城,我也登临了。我是山里娃,从来没有见到草原的辽阔,落日的壮美。于是,我便乘坐公共汽车,又改乘火车,到达了与陕西交界的内蒙古大草原。在我到达成吉思汗陵那天,正值下午四点,我看到那一泻千里的阳光在广袤的草原上流淌,仿佛给整个大地都镀上了一片古铜的颜色。此时眼前的原野上风吹草低见牛羊,奔驰的骏马用蹄声敲响了大地,我突然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冲动,我也想骑一匹快马,在大草原上驰骋!从内蒙古回来,我又去了海南,看了天涯海角;然后又去领略了杏花烟雨江南......而此时,我早已囊中羞涩,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我只得静下心来,继续在西安这座古老的城市里打工、教书。梁园虽好,毕竟不是久留之地。远在家乡的父母已渐渐显得老迈,而陕南秦岭南坡开发的脚步也迈得越来越大。仅通往我故园的高速公路就修通了三条......村里的医疗站建起来了,教育机构亦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甚至连小超市也多了起来。而通往自家门前的曲径也被政府铺上了水泥,甚至,在村委会门前的场院里,竟然配备了那么多的健身器材。天一放亮,村前的广场上,大妈大嫂们便跳起了健身的舞蹈。而村子后边的荒山上,不是核桃树就是板栗林。就连我的小伙伴们也知道怎样在网上购买东西,怎样推销家乡的土特产品......我得回家乡去了,我得常回家看看。于是,我放弃了在西安的高薪待遇,终于下定决心,考上了本县的一名乡村教师。人生的道路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圆环。从这片土地上走出去,又回归到这片土地上来。这正应了一句禅语:“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

作者简介:

孙晓艳,陕西省山阳县人。现就职于山阳县两岭镇中心幼儿园。

《商洛作家》平台主管:

商洛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商洛作家》平台主办:

商洛市作家协会

《商洛作家》总顾问:

贾平凹 陈 彦

《商洛作家》总策划:王 良

《商洛作家》总编辑:鱼在洋

《商洛作家》顾问团:

方英文孙见喜 李育善南书堂

王卫民芦芙荭陈 敏姚家明

刘立勤陈 仓徐祯霞程玉宇

《商洛作家》责编:申申 明言

《商洛作家》执行主编:申 申

《商洛作家》投稿须知

一、《商洛作家》欢迎赐稿:散文、随笔、文艺评论、短篇小说、微小说、连载小说、书法(篆刻)作品、摄影作品、诗歌(古体、现代)、美食分享。

二、各类文体均要求500字以上、积极健康具有正能量!所有文章文责自负。

三、书法(篆刻)作品及摄影作品要求配有文字,版权自负。

四、作者凡是在其他平台刊发过的作品,请勿再投《商洛作家》。

五、作者简介、作者照片请务必以附件形式发送给《商洛作家》。

六、《商洛作家》平台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七、作者投稿若两周内没被《商洛作家》 采用,烦请另投他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