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征文:杏汤,幸福的汤 / 王新芳

  • A+
所属分类:百科

/ 文:王新芳

/ 图:堆糖

杏汤是流行于河北省内丘县獐獏乡一带的一种烹饪技艺,是招待亲朋好友的一道美味佳肴。在大山深处一个不起眼的乡村小店里,邂逅杏汤,真是一次艳遇,一次生命的馈赠。

立秋之后,晨起晚来已有秋凉之意,但中午的气温依然很高。于是,几个文友和京剧社的朋友相约到西部深山黄岔村消暑纳凉。群山逶迤,细水潺湲,一座石头房子坐落在半山腰。核桃压弯了枝条,月季在墙角开得正好。中午了,厨房里一大锅杏汤已经熬好。

聆听着京剧社朋友的优美唱腔,品尝着一道道乡野小菜,时光仿佛停驻了一般。最后端上来的杏汤,再次让我们的食欲掀起一个小高潮。杏汤汁多而不浓,颜色红绿黄相间,食材丰富而随意。以野杏仁为主,辅以大豆、红豆、绿豆、土豆、麦仁、玉米糁、花生米、红薯、南瓜、豆角、蔓菁条、白萝卜条等,舀一小勺来吃,软的、面的、脆的、酥的,香的……各种滋味在舌尖上打转,真是妙不可言。本来已经吃饱了肚子,现在喝了一碗,还想再盛一碗。

如此美味,当然引起大家探幽的兴趣。

一碗小小的杏汤,做法却很复杂,全凭时间慢慢的熬煮。店主人说,她从昨天开始就着手准备了。先拿出隔年的野杏核,一个一个砸开,取仁、碾面。还要将各种搭配的新鲜食材洗净,备好,该切块的切成小块。将各种干菜用水泡起来。今天上午8点,她们就开始做杏汤,农家的柴灶铁锅,要烧水,要不断的扬汤,然后下料,再慢慢熬制、搅动,一锅杏汤做出来,通常需要4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说起杏汤,总让人产生酸酸甜甜之感,其实不然。这里的野杏仁是苦的,还带着毒性,做杏汤最关键的环节就是去除杏仁的苦味和毒性,所以要不停的扬汤。先在锅内凉水中加入碾碎的野杏仁,等水烧温后,就开始用瓢不停地淘扬,这个过程需要近两个小时,扬的尺度越高,毒性热气蒸发的越快。要扬够六六三百六十下,直至毒气出净,万无一失后才可食用。要控制好火候,不能让汤沸,这样野杏仁的毒性和苦味会随着水蒸气挥发出去。等到锅中的汤散发出浓浓的甜味时,才能停止淘扬。由苦变甜的过程,反映了山区农人的智慧。

淳朴的山里人最懂得分享。农闲时节,这家做了杏汤,就会把左邻右舍的人都叫来一起吃。过几天,那家做了杏汤,又会把前街后巷的人叫过去一起吃。杏汤营养丰富,香味独特,制作工艺有着上百年的传承。润肺健胃、补虚润肠、强身健体,具有较好的养生作用。浓浓的乡情在这善意的分享中,升华,发酵。

在干净清凉的农家小院里,品尝杏汤,思考人生,的确是一种小小的幸福。因为很多时候,吃饭,吃的就是性情。

作者简介:王新芳,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内丘县作协副主席。发表作品近百万字,作品散见《人民日报》《青年文摘》《读者》《意林》《散文百家》《文苑.经典美文》、《大公报》《羊城晚报》等全国知名报刊,多次入选中高考试卷、获奖并被转载。著有散文集《不怕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内心的田园》《慢时光 荷锄而归》,被评为河北省“燕赵文化之星”。

|往期文章回顾:

香落尘外 | “ 爱食尚 · 爱健康 · 爱厨房 ”美食征文启事

美食征文 | 曦羽:母亲的莜面

美食征文:故乡的糯米甜酒 / 何光燕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