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之地 | 泥泞乡下:忽然想到(003)非常难过

  • A+
所属分类:知识

【巴蜀之地】

文 / 图 / 泥泞乡下

说到不离不弃,估计生活中的绝大多数同胞都有感触。感触的“寡廉鲜耻”就众皆不一了。

5月28日上午,我作为鄙单位成员之一,列席了某联盟青年教师课堂大赛研讨活动。作为一位观摩人员,零距离全过程聆听了五位小同行的公开交流探讨示范课。这也是我从教35年,退居二线(离开教室讲台)近8年来,第一次认认真真地当了一盘学生,老老实实地坐在小板凳上,规规矩矩地听——比我年龄小至少近20岁的“老”老师,对“学困”学生上的两堂公开课。

两堂公开课,执“鞭”的老师有5位。总共的学生有2×8名,事实上应该是3个班。第一堂课8位同学,3位老师,一主两辅。授课内容,眼耳鼻口。

以我的无知,当堂课的学生,相当于普通学校幼儿园中班或大班,总体上达不到小学一年级的水平。

这不是指上课的教学效果,而是特指学生的现实状态。

第二堂课,事实上是两个班同处一室同步进行的。

左侧四生可以用口说出话来,尽管有个别结结巴巴。右眼(侧)四生叫“聋声班”,口几乎发不出声,能发声的,都十分艰难、含糊其辞,只好连比带划地打哑语,比手势。几乎是全身运动,才能经经绊绊的“说”些非常简单而又简短的话或句子。

“他们这才是真正的在上课——(重点不是教书而是)育人”。后来的交流发言时,母校四川师大的一个专家级女教授发言说:

来自该县30多所中小学、幼儿园的大家,济济一堂的不是老师,就是管理、指导老师的领导;不是领导,就是专家、学者。坐在教室的老师和专家,都看到(陈述)了,一个穿透教育原始宗旨的肯定结论:她们没有诸如“升学指标”、“同业攀比”、“竞争排队”、“全县排名”等诸多有形无形的压力、内卷。是实实在在的为了学生的未来计,拿国家的钱,干服务老百姓的事,投入自己的感情,付出心血与汗水。

在这所特教学校里,恰好就有一位小朋友——003,和我住在一个安置小区。除了休息日,他的妈妈和他,每天大约在早上不到8点就得出家门,步行约300米的小区内三拐路,出小区大门,是个五叉路口,两组半红绿灯。没看到过她娘儿俩,是出大门径直过马路,走下穿隧道右侧呢,还是出大门右转过马路,走隧道左侧。如是先抄近道,在隧道出口,又得按行人靠右的要求,看红绿灯的指示,纵行穿越马路,还得避让右转前行机动车辆、非机动车辆隧道。长约两百米。

过了森林公园(东区)北大门,一处不知道是什么工程的外打围隔离高墙,建了有些年辰了,还一路加固了斜跨支撑架,这供行人靠右行走的路径,对正常人来说,都不好走。

这就是说,真难为了这对痴母傻儿:通常情况下都是,痴母穿着时髦样睡衣类衣服,衣冠不整,圾着剎板鞋,昂首挺进,傻儿斜跨书包,或者痴母替儿子把书包挂了自己的脖子上,傻儿子穿着校服,右手拽着妈妈的左手,或左胳膊肘拐,或者背后裤腰带,又或者是抓拉着妈妈的颈项后衣领口,亦步亦趋。

过了金中外实校,再过2个红绿灯路口,就差不多到了金堂中学的正大门外围。

我估计,要走到星月湾侧上中河二桥,时间差不多得用40分钟,这之前,还得经过一个车多人众的红绿灯路口。

过桥右转,离学校就近了。

又一个选择需要作出,是先过马路呢还是到了学校门口再过。

我在这之前,和她们娘俩有过多次路遇。她们的选择是先过马路。

(图片说明:我只能远远的,在他们身后,手机抓拍他娘儿俩的背影。)

大约是在某医疗器械厂门外,离学校不到百米了,傻乎乎的儿子就会把背在妈妈身上的书包接过来自己拿,很礼貌的微笑着和妈妈道再见,然后朝学校走。

妈妈这时才十分满意的开始往回走。

这一来一回,上午是妈妈步行陪伴去上学,下午是爸爸骑电动车接孩子回家。

我是不是有些着了魔啦?

就是这个傻儿童,在我的眼里,比课堂上的小孩子,不知道要强多少倍呢。

但是,他的妈妈,却又比其他同学的家长,差出了很长一大截:除了能一路拌响脚板伴他上学外,其他的如学习辅导之类,都是空了吹!

你说这叫什么世道?

在这个傻儿童的家里,还有一个大他两三岁的姐姐,只能在小区内外,真正的无所事事,无忧无虑的东游西荡。或者好一点,在小区门口正对面的农贸市场,在经商做小生意的父亲的摊位边,守着自己的父亲,算是有人照看,在父亲的眼皮子底下。

实在难过的,既有对这些特殊同行的理解与心知肚明,也有对目前考试指挥棒下“应试教育”的迷茫。既有对他们来说不必为升学而教学的宽慰,也有对他们“不弃不离”地关爱特殊群体儿童的持续付出的唏嘘感叹。既有生的伟大,也有活的尴尬。这些不在少数的人,他和她的身边,还有很多的人,围着他们转悠,片刻不离!

今天课堂上看到他们和他们的表现,我觉得,值。

【笔者注:上述括号内的文字是我的认知,引号内的文字也不是专家学者的原话,是我听出来的大概意思,这时候,关起门来说,已没有这个特殊学校的学生,全都是教师。】

——2021年5月28日

往期作品回顾

母亲节征文 | 泥泞乡下:母亲

原创:剑欲出鞘/ 泥泞乡下

作者简介

泥泞乡下,成都金堂人,教育从业人员,65年生,金堂县及成都市作协会员,一个貌似痴迷的码字、手机拍爱好者。

香落尘外书斋——香落尘外平台团队

特邀顾问:乔延凤 桑恒昌

名誉总编:赵丽丽

总编:湛蓝

顾问: 王智林 /李思德 / 李国仁 / 杨秀武

总监:徐和生 主编:烟花 清欢 朱爱华 锦

总策划:崔加荣 策划:柳依依 暖在北方 胡迎春

编辑: 陈风华 莲之爱 风碎倒影 连云雷 朱晓燕

美编:郭舒

播音部:

主播:魏小裴自在花开 眉如远山 西西

理事单位:

广西北流市十字铺工业园松林瓷业

投稿须知:[email protected],作品必须原创首发,请勿一稿多投,文责自负。平台赞赏费用即为稿费,其中70%归作者所有(赞赏低于十元和一周后的稿费不发放,维持平台基本运营)。香落尘外为数家纸刊选稿基地,优秀作品强力推介!

联系平台、领稿费请加微信号:lanerzou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平台

欢迎关注香落尘外

这是一个精致的生活平台

欢迎关注作伴结庐

喜欢,点个赞,就这么简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