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征文 | 李倩:不知道母亲节的母亲

  • A+
所属分类:知识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

关注“作伴结庐”

【母亲节征文】

----------------------------

/ 文:李倩

/ 图:堆糖

/ 排版:郭舒

你为何携带着春风的暖,却背负着凛冬的寒?

—— 题记

她是一个走路都带风的风风火火的妇女,骂人十分厉害,一连串的词语一股脑地说出来,都不带喘气的,直骂得人面红耳赤,哑口无言。自然,嗓门也是十分大的,通常她拿着她那按键手机打电话,整个院子都可以听得到。

尽管“黄金条子出好人”是她信奉的教育理念,但有些时候,她也是慈爱的。印象最深的是一次是小学毕业考考得不好 , 我在路上徘徊半天,怕面对她失望的眼神,因为她常跟我说:“只问谁第二,不问谁第一。”就在低头缓慢前行时,我听到了自行车老旧的吱呀声,眼前出现了一双还沾着泥的布鞋,她推着自行车站在我面前:“还以为你找不到路了呢,诶,这是怎么了,怎么哭成小花猫了,谁欺负你了?”我只是哭,摇了摇头。“考差了?”我抽噎着,喉咙像被卡住了一样,她抬起袖子,轻柔地擦了擦我的脸: “多大点事,咱有泪不轻弹,考试尽力就好。”然后她调转了车头:“来,上车。”我踩着一个专门为我做的蹬子,翻上这个载我到大的老自行车,她声音自前方传来:“坐稳,走喽。”我抓着她两侧的衣服,埋在了她有些汗腥味,带着泥土芳香的背上,只觉得那天的风格外的和煦。

尽管她遭受过很多命运的挫磨,但她总是乐观积极地面对一切,这也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不管遭遇了什么,都要积极面对。

光阴荏苒,一晃过神来,就好几年过去了。我小时候总盼望着长大,她也盼着我长大,但她只是觉得我长大一点,身体的抵抗力就会强一点。

现在也读高中了,只得每月回家一次,不知从何起,我猛然发觉她已经老得像一张旧报纸了。她的牙齿不再像编排得整整齐齐的梳子,而是渐渐松落,眼角周围爬满了皱纹,皮肤暗黄发皱,曾经健步如飞的她,如今脊梁也被岁月和劳作凿得弯了下去……唯一不变的,是她对我的爱:

总是将好吃的放进冰箱,等我回家才舍得拿出来吃,肥肉和瘦肉总是分开装——因为我不爱吃肥肉,炒菜要多放辣椒,同为我爱吃辣。所有细节,都似乎与我有关,这么想来,我几乎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好像她只偏爱吃我不爱吃的东西。

记忆中的她也变成了目送我离开,身上还系着围裙,我似乎能看到,她在原地站了许久,直到再也看不到我的影子,才转自进屋,将桌上的碗筷收拾了,喂完牲畜,关上门,才拿上农具去干活。她不擅长表达感情,我也是。每次分别,我只是透过车窗,默默看着她,只觉得窗外起了雾,恍惚中看见她推着自行车穿行在浮华的灯海,穿过城市与荒野,穿过虚幻与现实,直到浮华喧闹散尽,深邃的夜空中仅剩下她和我轻微的呼吸。

她活了大半辈子,有一儿一女,但从没有人对她说过:“母亲节快乐,您辛苦了。”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认为这样的日夜劳作是理所当然的,她甚至不知道有母亲节的存在。她是我的奶奶,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希望她能放下一切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更希望她以后的每一天都平安快乐。

学生:李倩

指导老师:王建军

四川省金堂中学

往期作品回顾

香落尘外?广州雅娴 | 母亲节征文启事

母亲节征文 | 冰泉:母亲的干茧疤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喜欢,点个赞,就这么简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