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征文 | 何光燕:我的母亲

  • A+
所属分类:百科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

关注“作伴结庐”

文:何光燕 / 图:堆糖

我的母亲

谨以此篇献给我的母亲,祝母亲大人节日快乐,事事顺心!

——题记

值母亲节来临之际,我写下此文感恩生我养我不易的母亲。

提起笔来记得我多次用心用情写下自己的母亲。我爱我的母亲,一生辛劳善良能干的母亲。

我的母亲解放前出生在一个有爱心的商人之家。我的外公外婆本是穷人家出生,因人品好做生意得贵人扶持致富。外公外婆穷则独善其身,富则桑梓乡邻。夏施凉开水供乡邻解暑,冬施布匹给穷人,让他们有衣暖身。然外公外婆双双走得早,在三十九那年两老先后差一月仙逝。唯留在这世间有四百多平方米的圆木雕花柱子房屋,在无言地诉说着这个家曾有过的辉煌灿烂历史。

离开了父母庇护爱的天空,我的老妈当时仅几岁就开始独立闯荡人生了。听老妈说她仅念过一年半书。小小年纪在横街三十二步石阶梯上给一孤寡老人奶奶做家务事,得一口饱饭才让自己慢慢长大。那老奶奶我儿时也曾见过,是一位面目慈善的老人家。后来大舅从地质队回到代市,两兄妹相依为命,我妈才算重又拥有一个温暖的家。

我妈与我爸是千里姻缘我奶奶一手牵。我奶奶曾是我大舅的奶妈。我奶奶那时为了促成我爸妈的婚事,以三寸金莲徒步从代市步行到观塘营业所我妈上班的地方亲自去说媒。那时我老爸也是一名帅哥,在铁路局上班,这桩婚事也就一牵而成了。

婚后老爸让老妈辞职到了他工作的地方。我妈是个能干的女人。记得儿时我们一家在湖南油坪时,我的老母亲为了能减轻家庭重担,无论冬夏都帮铁路局有的职工洗衣服。也许在夏天洗衣算不了啥,然在寒风凛冽的冬天湖南的气温一般都是在零下几度,确实冷。在冬天如前一晚洗碗时水没倒净第二天碗中就会结一层厚厚的冰。为了生计,我老妈无怨无悔地把双手伸进了洗衣池中,为家人爱的温暖增添了几分底气。在冬天,手伸进水里很冷,再过一会儿手会冻得丝丝麻木,待一盆洗服洗净,双手就红肿得像泡粑。把衣服晾好后,如把手放进温水里,此时才会觉得手一阵阵钻心地疼痛。我深谢我的老妈,正因为有了老母亲这双手,才让我与哥的童年无忧无虑地度过。

我七岁时在武汉洪山区李家桥,每逢到了收获稻谷的季节,我们一群小伙伴就跟着自己母亲背背篓到田间地里捡拾当地农民收割过掉落在地里的谷穗。武汉是鱼米之乡,那时一年是种两季稻谷。那散落在田间的稻谷,当年也曾给多少家庭带去过串串欢笑声,粒粒饱满的稻谷也曾温饱过多少人的肚皮。

后来在我读小学一年级下册时,老妈带着我们三兄妹回到了代市老家。

我的老妈一生都是用自己的双手为儿女伸起一片天。那时老父亲的工资也不高,每月给我妈寄回四十元人民币供家人开支。在那时四十元钱要供两小孩读书和四个人的生活费是远远不够的。能干的老妈请好友帮忙担保货款在代字十字路口摆起了小摊。我小妹是我妈一手舀着当时一分钱一杯的凉水,另一手抱着长大的,一个女人,在老家为挣点钱补贴家用也真是不易!

我亲眼看到过一个以强欺弱的男人。因是同行,有次那人借我妈借他钢笔写字没还为借口,从下街一直气势凶凶地骂到我家邻居门前。那一刻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就有一种人弱被人欺的莫大耻辱!那时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今生一定努力,决不被任何人践踏在脚下。不过,人生在世,善恶皆有轮回,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人最终也没被命运温柔以待。

那件事之后,我老爸因病病退,回到家中与母亲共同努力,为家的兴旺温暖添砖加瓦。记得那时我老爸老妈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舍不得休息一天。三天赶三个集,肩挑背背纸烟、肥皂、杯碱、洗衣粉……用脚步丈量着在代市到前锋的路程。代市到德胜往返五十或三十里,他们奔波在为一家人讨生计的路上。虽说那时我家家境一般,但这并不影响老爸老妈有一颗慈善有爱的心。

那时老妈有一个结拜的弟弟,大家都不富裕,有的人一日三餐都难继。那结拜弟弟很多时候到了饭点准到家中来蹭饭。那时我人小,不懂得粮食的珍贵,最喜欢家中来客人。要知道家中但凡有客人来,老妈准煮一锅香喷喷的干饭。也记得那时哥最喜欢跟妈说的一句话就是:“妈,你多搭点米嘛!”尽管如此,老妈对结拜的兄妹从不吝惜。每次都把自己的半新衣物送给他们。

也许人生善有善报,在八六年的时候,老父母凭自己多年的努力终开起了自己的饭店。曾受过我父母资助的人也心存感恩,每逢赶集天就抽空到店里来帮忙包水饺。八八年时,我的老父母倾力为孩子们在头顶上撑起一片天空,省吃俭用花七千元钱从二伯手中买下了祖上的老屋。从此老父母更辛苦了,老爸老妈除了逢场天开饭店外,其它两天老妈忙着打猪草。老爸忙着喂猪食。我呢,因待业在家,故也替家里分担责任。三百六十五天每天下午五点多钟,准时把老爸老妈卤好的卤菜端到水巷子街食品站自己的卤摊上出售。那时忙时做生意,空时就爱读舒婷写的诗,最喜欢看的就是当年的《星星诗刊》《读者文摘》《南充晚报》……

记得那些年,父母每年都要喂四五头肥猪。每次看到小猪长成大猪,老父母眼中都会闪烁出欢喜的目光,一头头猪就是家中一份份幸福的希望。不过每次老妈卖猪回来都会心疼地说:“我们家猪从小到大我都舍不得打一下,看卖给屠夫被关进猪栅里猪一叫,准会遭屠夫拿竹条猛打一气。”在卖掉猪后,一般要过段时间才养小猪。记得那时父亲在那段空时间会做扫猪圈仪式。老爸边扫边嘴中大声念道:“猪儿肥,猪儿壮。猪儿长成牛儿样!”

老妈一生能干,会做香喷喷的腊肉香肠、甜甜的糯米甜酒、会包茶叶皮蛋、如今日子好了,还会与我嫂子同台唱歌。

一眨眼我的老父亲离开我们己十七年,我的老妈己七十三岁了。为了生计。我三兄妹各在一方。倏然回首,多少年了自己真没多少时间亲陪在父母身边。每次都是匆匆地来匆匆地去。人常说:今生可以说不亏欠任何人,但对自己的父母却是一生的亏欠。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是人间多少人余生难言的遗憾与悲哀!写到此,我想说,今生我对老父亲己亏欠了许多,余生愿改掉自己的坏脾气犟脾气,做一个问心无愧善对亲人的人!愿我的老妈越活越年轻,愿自己八十岁时推开家门叫声老妈有人应!

值母亲节来临之际,祝我的母亲身体棒棒、心情棒棒,余生天天被温暖的亲情和爱包围着,脸上永远洋盈着美丽的微笑。

*作者简介:

何光燕女四川广安人70后,广安市作协会员。有四百多文发平台及纸刊,现居住福建省晋江市安海镇庵前村。

往期作品回顾

香落尘外?广州雅娴 | 母亲节征文启事

母亲节征文 | 郑晓琴:有妈的家

母亲节征文 | 秋水翁:黑夜的温暖

母亲节征文 | 清秋:我只准备了一个春天

香落尘外书斋

作伴结庐工作室

总编:湛蓝

主编、后台:王倩倩

你以双眸燃烧我的诗句,我以苦修等待天涯的相逢。把我的思念寄给你吧!就以月光为筏,以清风为摇橹,划进你冬意深沉的梦想......在长江浩流的梦境中,在雾霭重围的日子里,我是一枚小小的舟子,从未停止向彼岸的你进发。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稿费:赞赏费即稿费,赞赏的百分之七十归作者所有。20元以下打赏不发放。

微信号 : lanerzou

新浪微博:@作伴结庐

喜欢,点个赞,就这么简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